所在位置:鬼怪屋 > 校园诡事 > 浏览文章

死神来了

2022年11月04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校园诡事
死亡来自恐惧,为什么死亡之前会感到恐惧?那是因为……死神来了……1、 青州学院里,方卓,东明,石涛和鲁阳分别是学体育和艺术的。按理说,这四个人在一起肯定是风马牛而不相及,差别太大。 方卓是个运动员,体格健硕,人高马大的,略黑的脸却不失帅气的外表。东明是个体操运动员,虽然没有方卓个子高,但体格却不输于方卓。不知道是天生的小白脸还是常年在室内练习的原因,皮肤有如

  死亡来自恐惧,为什么死亡之前会感到恐惧?那是因为……死神来了……

  1、

  青州学院里,方卓,东明,石涛和鲁阳分别是学体育和艺术的。按理说,这四个人在一起肯定是风马牛而不相及,差别太大。

  方卓是个运动员,体格健硕,人高马大的,略黑的脸却不失帅气的外表。东明是个体操运动员,虽然没有方卓个子高,但体格却不输于方卓。不知道是天生的小白脸还是常年在室内练习的原因,皮肤有如女性般的白净腻滑。而石涛和鲁阳就不一样了,干瘦的身材,清瘦的脸,却遮不住男人的魅力与豪爽,幸好他俩还都有点艺术家的风范。

  这四个人在一起,还别说,挺投缘,混的还都不错,融洽的和亲兄弟似的。

  东明和鲁阳性格外向,能说会道,上到天文下到地理似乎无所不知,这也使得他们几个相处的非常融洽。四个人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这天,石涛和鲁阳上完课,闲着无聊,打电话把方卓和东明叫了出来,在一个火锅店四个人开始把酒言欢,畅所欲言。这已经是几个人约定俗成的一种习惯,每个月四个人都要出来搓一顿,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

  四个人醉醺醺的回到寝室已经11点多了。东明摇摇晃晃的拉过来一张桌子,提议:“咱玩会儿碟仙儿吧?”

  其余三个人一听玩新鲜玩意儿,马上来了精神。

  "怎么玩?"方卓眯愣着眼睛。

  “我知道,不过没玩过。是不是在桌子上扣放一个小碟,咱们四个人每人放一根指头在上面,然后再请碟仙回答我们的问题?是不是啊?”石涛似乎兴致很高。

  “那个破玩意儿啊!不玩不玩,没意思,什么碟仙儿啊,都是骗人的东西,来点刺激的好不好?”鲁阳往上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儿,辩解道。

  “那玩什么啊?碟仙儿很好玩的,你玩过吗?”东明撇撇嘴。

  “切,哥才懒得玩呢,还不如让哥来回答你们的问题呢,不用碟仙儿。”鲁阳摆摆手。

  “靠,你能不能配合点啊?”东明一把拉过来鲁阳坐在椅子上,“来,就玩一把儿?”

  鲁阳叹了口气,“你们这帮无聊的人啊?哎,得了,今天哥高兴,就陪碟仙儿玩一会儿。”

  于是,四个人坐好,各用一只食指按在碟子上,寝室里静悄悄的,东明开始闭着眼睛“乌拉乌拉”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咒语……

  2、

  突然,碟子在桌子上开始四处游走,四个人的手指也跟着碟子来回滑动着,鲁阳瞪着眼睛分别看过其他三个人,"我说,东明,你***的玩点高明点的好不?搞什么鬼,想吓唬哥是不?"

  东明带着怒气说道:“靠,你废话咋那么多?你傻啊,那不是我,是碟仙儿在动。”

  鲁阳又看向方卓和石涛,他俩都摇摇头。

  “你唬傻子呢?亏你还是个大学生。不玩了不玩了……”说着,就想撤出手指,可鲁阳动了半天手指,而自己的手指依然在碟子上跟着滑动,拿不下来?

  “东明,你小子真卑鄙啊,让我们玩也不至于在上面放上胶水吧?”鲁阳斜着眼看着东明。

  东明惊讶的看着鲁阳,四个人都互相看着,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恐惧……

  方卓也着急了,“东明,怎么回事啊?”

  “快点问问题,问完了,把碟仙儿送走就好了。”东明擦擦额头的汗安慰大家说道。

  “还问个屁啊?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说完,一抬另一只手顺势把桌子掀翻了。

  碟子“吧唧”掉在地上摔碎了,屋子里的日光灯突然之间忽明忽暗的闪了几下,与此同时,一阵阴冷的风从窗户贯入,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自从那晚过后,四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这个寝室少了以往的欢欣和热闹,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似乎有些东西还在寝室里游走不曾离开……

  3、

  周末,本该休息的日子,东明接到老师的电话要求回去训练,因为青州市教育部门举办了一个体育竞赛,东明就是参赛的一个。

  东明放下电话,直奔训练室。学校寄予厚望,东明也感觉压力很大,只能加紧训练,用成绩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来到训练室,好多队友也在,不过没平时那么喧嚣,只听见教练叫喊的声音。东明去更衣室换好训练服,见过教练,

  “活动一下筋骨,准备训练。”教练吩咐道。

  东明点头“嗯”了一声,开始训练前的准备。

  东明发现负责训练室的安全工作人员和搞卫生的大妈都没在。平时,东明很喜欢和他们聊上几句,尤其是负责卫生的大妈,还经常给东明递递毛巾擦擦汗。东明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想到搞卫生的大妈,东明就很温暖,因为老师教练每天都很严厉,只有大妈平时才会给予他一些母爱般的关怀。

  东明不自觉的看向旁边的小屋,那个小屋就是大妈放杂物的地方。小屋的外边就是一个水桶,旁边整齐的放着几把拖布,一个电源线引起了东明的注意,顺着电线东明看见一个电暖气,上边放着湿湿的衣服。难怪刚开始进屋来感觉怪怪的,有点阴冷,原来靠近他们这边的空调坏了……

  东明跳上单杠,耍了几圈。对于东明来说,这些动作他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东明听着教练的指挥简单做了几个旋转的动作……

  突然,一声尖叫吓得东明差点从单杠上掉下来。东明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一个女运动员从双杠上摔了下来,正好碰到小屋旁边的水桶上,“咣当”一声,整桶水都泼了出来……

  “集中精神,别分心。再转快点儿。”教练严厉的吼道。

  东明赶紧收回心神,只是他没注意到,一桶水全泼到了电线插座里,电线嗞嗞的冒着火花,水流慢慢流向东明的单杠……

  东明一圈一圈的在单杠上转着,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教练惊讶的、不可思议的看着东明,而东明此时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不由自己控制,他只能紧紧的抓住单杠不让自己掉下来,他似乎听见一个沧桑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玩吗?”短短一句话吓的东明彻底慌了神,但却无法使自己停下来……

  与此同时,突然那么一瞬,东明感觉浑身酸麻像触了电一样,手一松“啊?”的一声,就见东明的身体顺势抛了出去。由于速度太快,直接撞上了后边的墙角上,脑浆涂了一地……

  4、

  东明死的同一天,因为是周末,鲁阳约好女朋友阿芳去逛公园。今天天气很不错,公园里人头攒动,鲁阳和阿芳卿卿我我,显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公园里有一条湖,在湖的上游有一个亭子,是供游人歇息落脚的地方。在亭子的下方也就是湖中间有一个四米多高的假山,假山是由很多块不规则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堆砌而成,整个假山上部分是两块巨大的石头,上边雕刻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问生石”。而中间则是一些小石头不规则的顶着这两块大石头。最下部分的石头也是由几块大石头铺就。

  我们不得不赞叹伟大的设计师的创造,完美的搭配,看似没用的石头在艺术家的手里随便一摆放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但假山却由于年久失修,石头与石头之间的连接缝隙已有裂痕,有些石头已经明显看出有些松动。所以公园的管理人员在连接假山的道路上拉着一条铁链,旁边立了个告示牌:“禁止靠近”。

  但还是有一些年轻的情侣偷偷的爬上假山留下最美的一瞬。对于告示牌视若无睹。

  鲁阳拉着阿芳越过铁链,阿芳看见告示牌提醒鲁阳,鲁阳笑着指着在假山上面摆着造型的男女,阿芳无奈的点点头,掏出相机等着鲁阳摆好姿势。

  鲁阳轻松的爬到假山上,紧挨着“问生石”三个大字倚着一块石头,抱着膀子摆好姿势微笑的看向阿芳。却突然感觉阿芳的嘴角有一丝狞笑,似乎要把自己永远定格在这一刻。是的,鲁阳看见了,看见阿芳漂亮的脸蛋渐渐的扭曲,鲁阳揉揉眼睛,激动的扶住石头瞪大了眼睛再看向阿芳。

  阿芳正责怪着鲁阳:“干嘛呢?别乱动,刚才的姿势就很好。”

  鲁阳摇摇头,感觉自己太多虑了,以至于出现幻觉。正了正身子,倚着那块石头重新站好。殊不知,那块石头本身就悬空松动,鲁阳这样倚靠的力度也促使石头渐渐的脱离原位。刹那间,悬空的石头“扑通”一声落入水中,鲁阳一个趔趄没站稳跟着石头掉进了湖中。而此时阿芳拿着相机“咔嚓”按了一下快门,鲁阳惊恐的表情永远的定格在了那一刻。

  阿芳惊呼一声,鲁阳这时已顺势沉入水中。过了好一会儿,鲁阳挣扎着从湖中冒出个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阿芳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有惊无险。

  正当鲁阳划动双臂准备游向岸边的时候,假山顶上的一块巨石晃了晃,“轰隆”一声砸向了鲁阳……

  5、

  当方卓知道东明死的时候,方卓头“嗡”的一下,在一起这几年,他们互相照顾,扶持。突然少了一个人,心里总会有点痛痛的。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具体什么感觉又说不清。回到寝室,发现石涛正在床前暗自神伤,当方卓跟石涛说东明死了的消息时,石涛猛的抬起头,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方卓,似乎不相信,也似乎在犹疑。

  “我说的是真的!没跟你开玩笑。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东明在训练时死于意外。”方卓解释道。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巧?”石涛哆嗦的说道。

  “什么这么巧?石涛,你怎么了?”方卓看到石涛的表情,非常的纳闷。

  “鲁阳也死了……”石涛说道。

  这句话犹如一颗炸雷,炸得方卓愣愣的站在床前,石涛后来说的什么,他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石涛拉过来发愣的方卓坐在床上,苦着脸担心的问:“方哥,你说……你说会不会是,是前几天我们得罪了碟仙儿……”

  方卓回过神,感觉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一天之中,失去了两位挚友。如果真像石涛说的,那自己也逃脱不了干系。想了想,方卓也释然了,既然逃脱不了,不如想法面对。方卓深呼吸一口气:“没事,石涛,如果真和碟仙有关,这个也和你没关系,是我们几个出言不逊打碎的碟子。”说完,转头静静的望着窗外。

  石涛听完方卓的话,紧张的心稍微放松了些。看着憔悴的方卓,不无担心的又反过来安慰他:“方哥,我父母说我命硬。没事,以后咱俩在一起,尽量少出门,少一些户外运动。也或许真是一种巧合呢。”

  那夜,两个人都早早的睡下,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每天四个人坐在一起都要聊上一阵儿才睡觉的习惯,今天突然少了两位,而变得异常的安静。两个人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突然失去相濡以沫的两个室友,放谁身上也一时无法接受。

  深夜,朦胧中石涛听见方卓的床“吱呀吱呀”的响着。石涛翻过身子睁开眼睛透着月光看着对铺的方卓,方卓面向墙壁,身子一抖一抖的。石涛试探着问:“方哥,你怎么了?”

  “没事,”一个沉重苍老的声音传来,这显然不是方卓的声音。

  “方哥……方哥?”石涛担心的喊着方卓。

  方卓一动也不动了,静静的侧躺在床上。石涛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动静。石涛害怕了,战战兢兢的坐起来穿上衣服,一边喊着方卓的名字一边慢慢的靠向方卓的床。

  刚走到方卓的床边,不知怎的从窗口刮过一阵凉嗖嗖的风,可窗户是关着的啊?石涛感觉背后一阵阴冷,似乎有人带进来一阵风停在了自己的身后,在注视着他。是的,这种感觉非常的明显,肯定有人在他身后。今晚屋里就方卓和自己,方卓在床上躺着……石涛越想越害怕,额头已不知不觉冒出冷汗。可是他不敢回头看,他害怕一回头就看到恐怖的景象。看来只有叫醒方卓一起面对。

  石涛颤抖着弯下腰推了方卓一下,没动,石涛发着颤抖的细如蚊蝇的声音叫了几声,方卓还是动也不动。石涛更害怕了,回手把方卓扳过来,方卓身体像石雕像一样躺在了床上,瞪大的眼球快要突出眼眶,手还僵硬的弯曲着,脸似乎因为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而变得极度扭曲。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鼓鼓的……石涛大叫一声吓得往身后一退,突然他感觉像踩到了什么,直觉告诉他,那是一只脚,某个人的一只脚,猛的回头一看,立刻全身瘫软了下去……

  第二天,同学们发现石涛疯了,而与其同寝室的方卓死了,在他的嘴里,法医发现有很多摔碎的小碟子碎片……

  6、

  不管你认为这是巧合也好,还是现实也罢,我们都不得不承认死神一直存在。它一直在某个地方注视着天下苍生,你的背叛,你的离弃,你的一切不符合常理的做法都会加重你人生死亡的砝码。

  千万不要去得罪那些本应该不能得罪的东西,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门外

    夜晚,是一天当中阴气最盛的时候。当你晚上在家的时候,如果遇到有人敲门,必须搞清楚门外的是谁,切不可随意地打开门,否则..... 林飞跃是一名五年级的学生,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林爸爸没有再娶妻子,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林飞跃拉扯长大。虽然生活有些艰辛,但是父子俩生活得倒也很快乐。...
    校园诡事 2022.01.13 50
  • 无头

    黑仙大学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传说,说明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了。传说以前黑仙大学有一个女生,在下晚自习课时去学校对面的超市买雪糕,回来时不小心被一辆大卡车撞死了,晚上的卡车开得很凶,这个女生的头被大力地撞了下来。后来就有人晚上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会看见一个无头的浑身是血的女生问:你知道我的头在哪么...
    校园诡事 2022.04.08 70
  • 姐姐陪我玩

    阿丽是班级的一个乖乖女,班上有三个女生分别由佳、由子、真爱子,她们是班级的三朵花,她们平时以欺负阿丽为消遣。 可怜的阿丽从来不敢反抗。 “最近经常发生碎尸案,死者都是未成年少女,请大家晚上减少出门,如有线索请立即与警方联系。”广播里的新闻顿时在学校中引起了轰动。 “阿丽,我们去找几个男生...
    校园诡事 2022.02.05 77
  • 夜半鬼语

    原本皎洁的月亮洒在校园内的地面上,淡淡的笼上了一层凄凉,月亮在若影若现中显得那么苍白,远处,一抹白影闪过,似真似幻。。。 暑假,大街上热闹起来,到处是放假了的学生们,在一个稍微有些偏僻的培训班中,更是炸开了锅,这里的学生大都是从各地过来度假的,本就有很多新鲜事可谈。这时,一个帅气的男孩走了进...
    校园诡事 2022.01.24 74
  • 20号楼的电梯

    华工大学20号楼这里是外语系学生的主课室,也是华工的测试中心。除了四楼,另外三层都是化学和物理实验室,实验室摆满了各种装着五颜六色药液的瓶子,一做起试验,整栋楼就充斥着一股怪味,笼罩在一种奇怪的气息里。20号楼的中部有一座被遗弃的电梯,说是电梯,其实不过是一个可以在各层楼之间上下移动的大铁笼...
    校园诡事 2022.11.16 136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