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校园诡事 > 浏览文章

殡仪系的诅咒:活人墓中的恶灵

2024年06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校园诡事
在殡仪馆中,少女筱萌面对着冰冷的尸体,许下了爱情的愿望。然而,她的愿望却将她带入了一个充满诅咒和恐怖的世界。一个夜晚,她被一个女鬼袭击,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公墓。在惊恐和绝望中,她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她的愿望被一个学姐顾敏所利用,企图杀死她。而夏奇,她心仪的男孩,却因顾敏的诅咒而失去了他的前女友。在这场爱情和诅咒的较量中,筱萌将如何抉择?她的爱情愿望能否实现?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初涉殡仪聚

当同学们都在为填报高考志愿选择学校和专业焦头烂额的时候,筱萌的父母却早已经为她安排好了前程。父母说:“现在社会竞争大,就业形势严峻,筱萌,爸妈给你选了个好专业。”

——殡仪系。

当一道闪电划过的时候,筱萌看清了眼前大楼门口的这三个大字。迎新的学姐似乎并没有迎新时该有的热情,白色的脸在雨水里苍白阴沉,神色怪异地冷冷说了句:“欢迎来到活人墓!”

学姐带筱萌参观殡仪系教学楼。站在六楼的过道上,阴风夹着雨丝阵阵扑来。学姐指着教学楼对面一片雨气迷茫的地方说: “那是阳明山公墓,我们有时会去那里上课。”

筱萌放眼望去,雨雾飘散,远远地能看到公墓上几块白色的墓碑。四周一片苍茫,雨水淅沥沥地落着。筱萌站在六楼冰冷的过道里,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仿佛被世人所遗弃的地方。

冰冷的教学楼毫无人气,就像一具巨大的石棺,真的像是活人墓。这是筱萌对学校的第一印象。她觉得自己好想哭。

但筱萌并不想逃回家里。父母工作很辛苦,他们从小告诫她说,有时候人活着,不得不去选择一些自己并不想走的路。人只有坚强,才能把困难当成泥土踩在脚下。筱萌有着这种与生俱来的坚强,很快就适应了学校里的生活。

那么,世界上哪些地方会存放尸体?除了慕地、医院、殡仪馆,还有一个地方——民政学院的殡仪系。殡仪系每年都会向外购买尸体,以供学生上课当教材用。

跟医院的设备一样,殡仪系存放尸体的停尸房气温极低,阴冷恐怖。那一排存尸柜一拉出来,是一具具裹在塑料袋里的尸体。将塑料袋的拉链拉开,死人闭着眼,肤色青白发紫,结着冷霜,僵硬而笔直地躺着。

殡仪系的学生将这些尸体如神一样请出来,摆放在他们的“课桌”上,在阴冷而潮湿的空间里听他们的老师讲人体的构造、细胞的衰败死亡、如何对尸体各个部位进行防腐和美容。

因为尸体难得而昂贵,所以要长存。为了防止内部的腐烂,这些当教材用的尸体都已经被掏空了内脏。学生可以发现,尸体腹部被冻得发紫的皮肤上,有一条翻翘着皮肉的长长的刀痕用黑色的线缝着,就像一只黑色的大蜈蚣吸附在上面。

第一次看到死尸的时候,筱萌呕吐了好久,好几天吃不下饭,成功将自己的体重减了五斤。她总感觉自己身上依附着一层浓厚的尸气,即使一天洗三次澡、喷上味道极浓的香水,也驱散不了。夜里做梦的时候,她总梦见自己睡在一堆冰冷僵直的死尸之中。

后来筱萌就变得麻木了,吃饭的时候都想着死尸的样子,思考着该如何给死尸防腐和化妆。

她和许多漂亮女孩子一样,行走在冰冷潮湿的教学楼里,学习着如何为死人写挽联、策划葬礼、恢复遗容、美化遗体,让死者安安心心地走完最后一段路。

殡仪系女生的生活是极为乏味而孤寂的。因为在每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子心里,都渴望有人来爱她。

但筱萌从殡仪系的教学楼里走出来,即使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其他系的男生也没有人敢来爱。

殡仪系附近是音乐系。一个很浪漫的地方和一个恐怖阴森的地方挨在一起。筱萌恋上了夏奇。夏奇全身上下散发着青春阳光的浪漫气息,和她身上那股厚重的尸味差别鲜明。

恋上那个人

自从夏奇出现后,筱萌的殡仪系生活不再那么枯燥乏味了,有时暗恋也是一种幸福。她像平日那样行走在冰冷的教学楼里时,沉默中多了一种期待。

每次走出殡仪系教学楼的门口,她总期盼自己能看到那个阳光的身影。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用笔静静勾勒夏奇脸部的轮廓。

图书馆外阳光灿烂,筱萌怀里抱着书低着头从图书馆里走出来,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吓了一跳,因为那是夏奇。她做梦都幻想着这样的相遇,跟芒果台的言情剧一模一样。

书哗啦一声掉了一地,筱萌赶紧蹲下身子去捡,夏奇也蹲下身子去捡,两人的手碰到了一起,也跟言情剧一模一样。

筱萌惊蛰似的缩回了手,眼睛里闪着害怕的光,心脏快要跳出来。有时幸福来得太快,总叫人难以招架。

夏奇眼里氤氲着一股温暖的光,看得筱萌浑身一阵瘫软。他说:“你没事吧?”

筱萌说:“没…没事 ”然后低着头像言情剧里害羞的女主角一样迅速逃离。

男主角夏奇发愣地站在原地。筱萌还有一本书没拿。夏奇捡起地上的书,只见书名写着:《殡仪行业服务员》。

筱萌心如鹿撞般回到了殡仪系教学楼,只觉得平日里冰冷¨5月森的教学楼也变得温暖生辉。在尸体防腐课程上,她的嘴角还挂着傻傻的笑。身边的同学都误以为她被那些难闻的防腐剂气味给熏傻了。

夜里,筱萌笔下的夏奇更加栩栩如生了。她把他抱在怀里,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嘴角挂着一丝幻想的幸福,彻夜不眠。

筱萌的这个秘密被她的宿友李琪发现了。李琪哼着鼻子说:“你别做梦了,像他这样优秀的男生,会喜欢上我们殡仪系的人?躲都来不及呢!”

李琪的直白打破了筱萌幻想的美梦。她突然变得极其哀伤起来。她的爱情才刚刚像种子般发芽,却已注定见不到阳光,只能挣扎在黑暗的角落里。

筱萌变得失魂落魄,与前两天判若两人。殡仪系的教学楼像一座坚剧的碉堡,遮住了所有象征希望的阳光。

筱萌低着头走在路上,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她回过头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梦幻。夏奇站在梦幻般的光里,脸上露着春日暖阳般的笑容:“呵,同学,你上次还落下一本节没有拿呢!”说完将手伸进腰间的书包,拿出了那本书。

筱萌看着他发愣,突然说了一声:“我喜欢你!”

有时候极度的胆怯倒能反生出强火的勇气。筱萌说完这句话,愣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夏奇被她这句突如其来的表白瞬间“秒杀”,拿书的手倡在空中,表情中有些尴尬。许久他才微微一笑,说:“谢谢你!但,对不起…”

夏奇将书交到筱萌手里,从她身旁走了过去。筱萌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以及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如同玻璃般破碎了。

对尸体许愿

殡仪系的学习生活平淡得如同白开水。死尸从未突然跳起来吓人一大跳,无惊也无险。自从上次被拒绝后,筱萌最怕的就是在路上撞见夏奇。偶尔遇见了,也只是在她孤寂的心里泛起一些涟潲。

筱萌依然在夜里独自画夏奇的轮廓,那轮廓越画越深刻,仿佛画进了心里。

出乎筱萌意料的是,李琪交上了男朋友。李琪腰肢招展、眉目熏醉,白天和他形影不离,如胶似漆;夜里与他煲电话粥,浓情蜜意。

李琪同情地看着筱荫说:“我现在才深刻体会到,一个没有爱情的女生是多么的可怜!”说得筱萌低下头去,然后满眼忧伤地看着窗外的远方。

“你知道我是怎么突然就恋上的吗?”李琪得意地说。

筱萌厌烦地看着她。

李琪小声说:“筱萌,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是从学姐那里听来的,这殡仪系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传说——只要你敢将你的爱告诉一具尸体,你就能实现它,而我成功了!”

筱萌听得张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琪。

那天下课,冷清的停尸房只有筱萌和李琪两个人。躺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肤色霜白的女生,年纪与两人相仿,她闭着眼,冷若冰霜,有一股奇异的美。筱萌心里觉得惋惜,这么漂亮的女生,年纪轻轻就死了,真是天妒红颜。

李琪催促她:“你快点儿,试一试又不会死。我去外面等你。”说完便走出了停尸房。

筱萌独自面对着躺在面前的女生尸体,感觉她就像一具被冰冻在冰山里的美艳女神。她其实并不相信李琪所说的传说,但试一试又不会死。筱萌想起夏奇那阳光帅气的脸,于是俯下身去,把脸靠近女生那张霜白的脸庞。

她对女生说:“你好,我叫筱萌。我喜欢夏奇,你能让他喜欢上我吗?”

说完她都觉得好笑,心里不知为何扑通扑通地跳。女生静默而冷艳地躺着,仿佛在讽刺她的幼稚。

筱萌径直快步离开,她觉得自己在李琪的诱导下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李琪从后面紧跟上来,一个劲地追问:“说了没?说了没?”

筱萌被她烦得没有办法,回答:“说了,可是你觉得真的能实现吗?”

李琪看了一下自己的前方,嘿嘿笑着说:“看,这不来了吗?”

筱萌追随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夏奇正向她们走来。

然而爱情的魔法并未灵验。夏奇看到筱萌,只礼貌地朝她点了一下头,便走了。

筱萌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一股莫大的失落感。但李琪却突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转过身朝夏奇喊了一声:“夏奇,筱萌有话想跟你说。”便撒开步子跑了。

筱萌顿时整个人僵住,站在原地尴尬地看着夏奇,脸颊火烧般霞红。她看着李琪逃跑的方向,吞吞吐吐地解释说:“其实,她、、、我、、、、 ”

夏奇看着她,却没有走上前来,好像顾虑什么似的,谨慎地看了看四周,问了声:“你有事吗?”

筱萌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心底立即明白了几分,但依然鼓起勇气问:“夏奇,你是不是因为我是殡仪系的女生,所以才不敢跟我交往?”说完感到莫大的委屈,眼角的泪水涌了出来,楚楚可怜。

夏奇看着她的样子,急忙解释说:“不……不是这样的。”说着他再次看了一下四周,走到筱萌身边轻声说了句,“今晚七点,学校西区竹林,我在那里等你。”

筱萌顿时感觉仿佛有一股春风从耳边吹进了心里,全身一阵酥麻,暖暖的。

晚上七点钟,筱萌早早来到学校西区的竹林里。西区靠近校外的阳明山公墓,从一条小路往竹林的深处走,便有一扇小门可通向学校外部。

竹林里的小路蜿蜒曲折,像一条细细长长的蛇。两旁路灯光线昏暗。风吹过,竹林哗啦啦地响。这是一个谈恋爱的好地方。

筱萌站在一盏熏黄的路灯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她看看表,已经过了十分钟,可夏奇还没有来。没想到夏奇也是个会迟到的男生。她又等了十分钟,夏奇却依然没有出现。

直到时间超过了四十分钟,筱萌才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自己被放鸽子了。她的心里满是委屈和愤怒,心胸以及喉咙好像被一股气堵得死死的,十分难受。她在心底设想了千万个夏奇迟到的理由,以此来说服自己相信夏奇是因为某些事情的拖延而无法赴约,但最后都被自己推翻了。殡仪系女生没人敢爱的自卑思想,就像一句咒语般紧紧困扰着她。

筱萌失落地走在竹林蜿蜒的小路上,风吹过,冷飕飕的。她抖擞了一下精神,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但这时她突然看见身旁忽地闪过一个白影,接着头上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遇险夜公蕊

筱萌从一阵疼痛中醒了过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只觉得湿湿的,有血。她往前看去,顿时目瞪口呆。月色明亮,她的眼前是一片光景凄凉的墓地,白色的墓碑在月光下散着冷光。

筱萌蓦地清醒,自己正在阳明山公墓里。

四处一片死寂,连风的声音都没有。筱萌感到背脊一阵发凉,冷汗沁出肌肤。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头上清晰的疼痛与眼前真实的现实感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筱萌惊慌地从地上爬起来,茫然地看着这一切。下意识地,她朝静寂的四周喊了一声:“夏奇!”

但四周回答她的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她又喊了一声,依然没有人回答她。可刚才到底是谁袭击她并把她带到这里的呢?筱萌想不明白。

黑暗的四周和恐怖的墓碑给予的惊悚感像一条肌肤冰凉的蛇般缠绕着筱萌,她害怕得差点儿哭出来。虽然之前好几次随同老师前来墓地学习如何给死者亲属提供拜祭服务的课程,但此时却是黑夜,她又孤身一人,强烈的死亡气息深深笼罩着她。

这比让她面对停尸房里的死尸恐怖多了!

墓地里死一般静谧,筱萌企图听到一点儿声音。她一声一声唤着夏奇的名字,希望能得到回应,可她又害怕突然听到从不该传来声音的地方(墓下)传来一个“陌生人”对她的回答。

然而始终没有人回答她。筱萌稍微定下了心神,望着黑暗无人的四周,发现学校就在她身后的方向,不由撒开步子,快速朝学校逃去。

她的脚步因为心里的恐惧而变得飘忽无力,几次都差点儿踉跄跌倒。最后她终于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摔倒在地。但当筱萌正想爬起来时,却不由全身一阵惊颤,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感瞬间震慑住了她。

在她眼前一块白色的墓碑旁,静静地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长长的头发盖着脸,垂至胸前,冷冷地对着她。

“啊!”筱萌一声惊叫,瘫在地上,双脚连连蹬着地面,身体向后退去,惊惧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女生,不知她到底是人是鬼!

“你到底是人是鬼?”筱萌张大着嘴巴,惊颤地问,眼睛因为恐惧而显得特别突出,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女生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向她走了过来,长长的头发盖住整个脸,浓密的发丝在胸前白色的长衫上一晃一晃的。走到筱萌身前,女生突然头部一甩,一张惨自得没有五官的脸顿时展现在筱萌眼前。

“你说呢?”女生将毫无生气的脸凑到筱萌跟前,恶狠狠地说着,嘴角都是血,殷红的血溢出来,顺着苍白的嘴角流下来,滴落在胸前的白衫上。

“夏奇是我的!你别想把他从我身边夺走!”

筱萌只感到一股浓厚的死亡气息向自己扑面而来,有一种魂魄被抽离身体的感觉,立即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筱萌发现已是清冷的早晨。阳明山公墓弥漫在一层晨雾之中,一片荒凉寂静,一排排的墓碑冰冷而潮湿。

筱萌身上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双手紧抱胸前,茫然地看着四周,哭泣着离开了这片阴冷之地。

回到宿舍,李琪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十分惊愕,连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筱萌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哭。她到现在也不明白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去赴了一个约,会而已,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扑朔迷离。

筱葫感到脑袋极度晕沉,眼睛都快要张不开了,最后倒在床上,睡了过去。她在墓地里冻了一夜,已然发着高烧。李琪急忙给她喂了感冒药。

发烧中的梦境繁复纷杂,筱萌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阳明山公墓里,处在一种极度恐惧的情绪之中,整个人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墓地里仓惶四逃,嘶喊求救,可一直没人来救她。最后女鬼突然出现,逮住了她,将她压倒在地上,用那张犀利的血盆大口一下下撕咬着她的身体。

之后筱萌又梦见自己直直地躺在一间冰冷的房司里,周围还躺着一具具尸体。筱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停尸房的存尸柜里边,手脚动弹不得。她惊恐地大声求救,可没人听到她的声音。最后存尸柜终于被人拉开了,她看到夏奇站在一群学生之间,正和李琪她们一起,对着她的尸体学习如何防腐和化妆。

醒来的时候,筱萌一身冷汗,感冒风寒随着汗水被逼出体外,她感觉身子仿佛轻了一层。这时李琪再次过来问她昨晚的事情。筱萌心有余悸,低泣着断断续续向她述说了昨晚的一切。

李琪听得目瞪口呆,怀疑地问: “你说这会不会是夏奇故意设计的,为的就是让你远离他?”

筱萌愕然地望着她,反驳说:“不会的,夏奇应该不是这样的人。”但说完她就迅速低下头去。其实她也不是很了解夏奇的为人。

中午的时候,她们两人下楼到食堂吃饭,但刚下宿舍楼,便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堵在面前。夏奇的头上缠着一块白纱布,神色憔悴疲倦,一看到筱萌便立即跑过来急切地问:“筱萌,你昨晚没出什么事吧?”

筱萌惊异地看着他的样子,问:“你怎么了?”

夏奇用手摸摸头上的伤口,嘴角露出一丝痛苦,说:“对不起,昨晚半路出了点儿事,没能去见你。你没事吧?”

筱萌吃惊地用手遮住了嘴巴:“怎么你也 ”

于是筱萌将昨晚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了夏奇。夏奇听着筱萌的讲述,心胸不断地起伏,眼中频频闪现出怒火,拳头紧紧地握着。筱萌看得出他在尽力克制着自己。

筱萌期待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告诉她这一切的原因。

但夏奇却只是决然地说:“对不起,筱萌,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了你,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希望你能明白但我保证,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

说完,夏奇便快速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愕然的筱萌呆站在原地,目视他的背影许久。

坠楼和答案

夜里,筱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诡异离奇,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看着手里夏奇的画像,心里纳闷他到底向她隐瞒了什么。

筱萌忧郁地望向窗外的明月,想起昨晚在墓地的情景,心底依然阵阵发颤。但这时,楼上却突然响起吵闹的声音,然后筱萌只听到几声女生的惊呼声,接着眼前有一个黑影闪过,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了下来。

筱萌愣了一下,接着猛然醒悟过来,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啊!”筱萌一声惊叫,吓醒了宿舍里的其他人。李琪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筱萌床前,只见筱萌躲在角落里阵阵发抖,指着窗外说:“有人跳楼了 ”

跳楼的人叫顾敏,是大三的学姐,筱萌对她印象很深,因为她就是当时开学迎新时接待筱萌的那个人。筱萌至今依然清晰记得她当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欢迎来到活人墓!”

没有人明白学姐顾敏为什么会突然跳楼。

宿舍里的人说,顾敏本来已经入睡,但突然醒过来,像发了疯一般,好像看见了什么不祥的东西似的躲在角落里,对着一团空气不停地哭喊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其他宿友都被惊醒,跑过去想安抚她,却没想到她力气突然大得惊人,一下子推倒了三个人,接着着魔般冲向阳台,纵身跳了下去…

李琪将打听来的消息说到这里,害怕地说:“这里真是邪门,你们两个都见鬼了!”

筱萌的身体却突然颤动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只是心里还不能确定。

一直到警察去找夏奇,筱萌才肯定了心里的猜想。原来,那天晚上在公墓里装鬼吓自己的人就是学姐顾敏。筱萌一直觉得当时女鬼的身影有点儿熟悉,却总是想不起来是谁,一直到学姐出事,她才蓦然回忆起来。

警察去找夏奇的原因是,夏奇是学姐手机里的最后一位联系人,而且当天下午,有人发现他们两人曾有过一段激烈的争吵。

但警察并没有抓夏奇,因为夏奇并不是法律定义内的杀人凶手。警察对案件初步断定为:死者生前可能出现精神妄想症,因感情受挫情绪失控而自杀

筱萌去找夏奇,她希望能从夏奇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夏奇精神疲倦,眼里夹着血丝,神色问仿佛隐忍着莫大的痛苦:“筱萌,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想。”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筱萌,你相信诅咒吗?”

筱萌怔怔地望着他。

他继续说:“其实,在大一时,我便有了一个女朋友,她也是你们殡仪系的女生,叫尹东怜。她很漂亮,人也很好。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但那时,你们系里还有一个女生喜欢我,这个女生就是顾敏。顾敏是个很极端的女生,她总以为我也喜欢她。虽然我多次向她表明自己并不喜欢她,但她却依然一直纠缠着我和东怜,对我们两人做了许多不可理喻的事。甚至到了最后,她居然对我说,关于殡仪系里的死人尸体有一种可怕的传说,只要有学生敢对它们许下愿望,便能实现。顾敏说,她向死尸诅咒尹东怜死!”

“我自然把它当成一个不可理喻的笑话,但没想到两个月后,东怜却真的死了!医生检查出东怜是癌症晚期。她离开了我”夏奇说到这里,眼睛涌出泪水,接着说,“虽然没有什么科学根据,但我却把这都归咎于顾敏的诅咒。我恨她,但我并不能把她怎么样。但她却依然像个魔鬼般对我纠缠不休,她说除非我跟她在一起,否则她就要诅咒我所交的每一个女朋友。她的这些话在我心里留下了强烈的阴影,所以我现在到了大三都没有交第二个女朋友,或者说,我并没有爱上第二个人…”

夏奇说到这里,突然握住了筱萌的手。筱萌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

夏奇看着筱萌,眼里流露出柔和的光:“但是,筱萌,自从那天在图书馆门口遇见了你,这些阴影却突然消散了。我发现原来是自己一直没有勇气再去喜欢第二个人。这几天我一直梦见东怜,梦见她临死前握住我的手所说的那句话,她说希望她的死不会成为我的负担,希望我能重新振作起来,好好生活下去。那天约你去竹林,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说这些话,但不巧却在半路遇上了顾敏。她跟踪了我,当我看到你时,她突然在背后袭击了我 ”

尾声

再一次上课的时候,筱荫专注地细看着躺在她面前的这个美丽女生。这个已经死去的美丽女生,叫尹东怜,夏奇以前的女朋友。筱荫之前就是向她许下自己的爱情愿望的。

筱萌从学姐们那里辛苦打听剑一些连夏奇也不知道的事情。原来,尹东怜在临死之前,为自己的遗体做了秘密安排——她希望能将自己的遗体捐给学校,因为那里有她最深爱的人,她要守护着他

下课后,其他同学都散去了,筱萌将脸靠近尹东怜说:“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夏奇的…”

那一刻,筱萌仿佛感觉眼前闪过一丝恍惚,她好像看到尹东怜突然睁了一下眼,嘴角温柔地朝她笑了一下。

真美!

---精彩鬼故事尽在鬼怪屋:guiguaiwu.com---

故事评价

这篇鬼故事以殡仪系为背景,巧妙地融合了校园生活和超自然元素,构建了一个既恐怖又充满情感纠葛的故事世界。情节设计紧凑,氛围营造得当,通过角色之间的互动,展现了主人公筱萌从恐惧到接受,再到勇敢面对的内心变化。首先,在情节设计方面,作者以殡仪系作为故事的切入点,通过描述殡仪系的学习生活,为读者营造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氛围。而随着故事的发展,主人公筱萌与夏奇的邂逅,又为故事增添了一丝浪漫的色彩。然而,学姐顾敏的突然出现,又将故事推向了高潮。顾敏的诅咒和跳楼事件,让整个故事充满了悬疑和紧张感。最后,筱萌和夏奇的情感纠葛,以及尹东怜的神秘遗愿,又为故事增添了一抹感伤。其次,在氛围营造方面,作者通过文字的描绘,成功地将殡仪系的阴森、恐怖氛围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在描述停尸房、墓地等场景时,文字中透露出的冰冷、死寂感,让人不寒而栗。而夏奇与筱萌之间的浪漫邂逅,又为故事增添了一丝温暖。这种冷热交替的氛围,使得故事更具吸引力。最后,在角色塑造方面,作者通过对主人公筱萌的刻画,展现了她从恐惧到接受,再到勇敢面对的内心变化。而夏奇这一角色,既有着阳光帅气的外表,又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尹东怜这一角色,虽然已离世,但她的神秘遗愿,仍对故事产生着重要影响。这些角色的塑造,使得故事更加丰富多彩。总体来说,这篇鬼故事在情节设计、氛围营造和角色塑造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它不仅让人感受到了殡仪系的恐怖氛围,还展现了主人公们复杂的情感纠葛。故事中蕴含的深层意义,让人不禁对生死、爱情、诅咒等话题产生思考。在阅读过程中,我不仅对殡仪系这一特殊领域产生了浓厚兴趣,还对故事中的角色产生了情感共鸣。这是一篇值得推荐的鬼故事佳作。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引出的怪事

    我有个河北的朋友叫王程林,他给我讲过一件年轻时亲身经历过的怪事。 上高中时,王程林学习成绩非常差,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全校倒数。毕业时,眼看别人都考上大学走了,唯独他还留在家里。这让他在亲戚朋友面前很是抬不起头,连小区都很少出去。就在他心灰意懒,万分沮丧之时,意外收到了一份不入流大学的录...
    校园诡事 2022.01.15 66110
  • 生死绝恋

    丁兰竖起衣领,把头埋在领口里面,朝图书馆急匆匆的走去。已经将近晚上九点,天空阴沉沉的,图书馆的楼道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孤零零的闪烁着,看门的老头蜷缩着趴在桌上打着盹。丁兰走到电梯前,舒了一口气,下午还在保修的电梯现在已经能用,她不用再累得两腿发软地走到六楼的自习室了。她在人迹稀少的自习室里...
    校园诡事 2024.01.16 0
  • 校园揭密

    1被诅咒的校园原本平静的校园被一个叫董必辉的高二学生跳楼自杀而破坏!董必辉是品学兼优的三号学生并因为成绩过于优秀学校让他免费上学,可就是这样一个几乎完美的学生被学校以作弊做了严重的处罚。那是在一次考试中学校事后不听董必辉的解释就以从另一个学生手机中的短信显示出董必辉的手机号发的答案为...
    校园诡事 2023.07.24 117
  • 学校里的敲鼓声

    我不能说这是一个故事,我只能说它是我,或者我们的一小段经历……我是长春人,如果你知道这个地方就该知道这里有个吉林工业大学的,这里的环境非常的好,校园里面就象公园,我的家就住在里面,因为我的父亲和我的大伯都是在这里工作的,就是这样的环境让我拥有了一个不相信一切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可是自从那...
    校园诡事 2022.08.30 63
  • 学校里的哭声

    在某所学校里,在五楼通往六楼的楼道用黑布遮掩起来,而且用铁门堵住了,不让他们走上去六楼。 我叫梦缘,刚刚转来这所学校。我这里交了许多朋友,而且结拜了几个好姐妹。 有一天,我发现了那个铁门,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钥匙把铁门锁着。我很好奇,便硬拖我那几个好姐妹过来,她们分别叫,春分、相思、苏雨、钟...
    校园诡事 2022.01.12 5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