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校园诡事 > 浏览文章

黄粱车站

2022年06月2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校园诡事
这是余美琪第十五次投稿失败,但也不算太倒霉,毕竟对于失败,她早已有丰富的经验,不过是又一场失望而已。相对于投稿没过,现在更让她担心的是赶不上地铁末班车。大概是为了节省成本的缘故,这家出版社的地理位置很偏,大部

  这是余美琪第十五次投稿失败,但也不算太倒霉,毕竟对于失败,她早已有丰富的经验,不过是又一场失望而已。

  相对于投稿没过,现在更让她担心的是赶不上地铁末班车。

  大概是为了节省成本的缘故,这家出版社的地理位置很偏,大部分员工都是乘坐班车上下班。余美琪与那位编辑本来约定下午五点会面,其实如果小说已经确定出版,面谈的时间并不会很长,最多是当面确认一些签约细节而已。

  编辑打电话相约余美琪见面的时候,她本来抱着很大的期望,结果来到出版社,两人还没聊上几句,那位编辑就被通知开会,这一开就从下午五点多一直到晚上九点半。

  当那位编辑一脸疲态地从会议室走出来,见到余美琪的时候,居然还一愣。

  “余小姐,你还在啊?”

  这种态度让余美琪顿感不妙,索性开门见山地问道:“高老师,那么关于我的小说出版的事……”

  高编辑歉然一笑,“不好意思,其实我约你来就是想和你说,虽然你的小说很不错,但是就目前市场需求来看,我们认为并不受欢迎,所以还请再接再厉。”

  余美琪心中的失望逐渐演变成一股怒火,她可以接受不被欣赏,但无法忍耐这样毫无顾忌的耍弄。她看了看时间,这里的末班车是晚上十点半,从出版社到达地铁站坐车大约二十分钟,走路则至少四十分钟以上。

  那位高编辑可能还想解释什么,余美琪不再理会,转身就走。

  在这种靠近工业园区的地方,基本员工出行都靠班车,因此公交车极少,间隔时间也很长。不巧的是,余美琪刚刚走到车站,一辆公交车就刚好离开站台,她计算了一下时间,估计下一班公交车至少要等半小时。

  她不由发出一声很长很长的叹息,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疲倦呢,还是感慨自身的境遇。今天天气倒是不错,月朗星稀,夜凉如水,空气很是清新,她决定索性走去地铁站。

  一般来说,末班车到达前三分钟禁止进站,余美琪差不多是在十点二十五分进闸。就在她沿着楼梯往下走的时候,刚好听见列车就要进展的播报。

  她心里一急,无端端地脚下一软,竟然直接从楼梯上滑了下去。虽然仅剩随后三格,可她右边膝盖重重跪在地上,疼得一时站不起身子来,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的膝盖碎了。

  这时,列车开始进站,呼啸而过的声音掩盖了她的呼叫,而这块地方是一个拐角处,工作人员也没有看到。

  于是,她眼睁睁地看着末班车离去。

  地铁站里一片寂静,她忍着疼痛,手扶墙壁勉强站了起来,可能是真的疼也可能是心中委屈,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车站即将关闭,此时的她应当尽快出站,但正相反,余美琪找了个候车座坐下。就算今晚会被关在车站里,她现在都一动不想动。

  她的人生,怎么会如此潦倒呢?

  余美琪发了会呆,她以为自己会回顾从前,结果脑袋里一片空白,一会就连眼泪都流不出了。

  膝盖的疼痛有所缓解,她起身正打算离开车站另找出路的时候,竟然看到又有一辆列车缓缓驶进站台。

  末班车不是已经走了吗?她满怀疑惑地走进车厢,怎么又多了一班车?当然也有可能这才是最后一班车,只是刚才她魂不守舍,根本没听见播报罢了。

  列车空荡荡的,至少这一节车厢里只有她一个人。顶灯亮得刺眼,她随便找了一个靠边得位置坐下,忽然发现靠边放着一只文件袋。

  这大约是之前的乘客遗落的,余美琪正打算到站后将文件袋交给工作人员处理,可能是文件袋的封口不紧,从里面飘落一张纸。

  她拾起一看,居然是一张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应该是一本小说。

  惊讶于现在还有人手写小说,字迹又十分工整,余美琪读了第一张,就忍不住一张又一张地读了下去。

  小说讲的是一个母亲为惨死的儿子复仇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动人心弦,唯一的遗憾是文笔略有欠缺,看起来像是某个人第一次写作。

  列车到站了,站台上并没有看见工作人员,鬼使神差,余美琪将这叠稿纸带了回去。她一个晚上将这本小说读完,望着蒙蒙亮的天空,她的内心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很少有人会手写稿子,既然这个作者是手写,很有可能年龄偏大,并不擅长使用键盘,或者说不喜欢使用键盘。按照这样想,此人极有可能只此一份稿件。

  余美琪翻来覆去找了很久,这份稿子连标题都没有,更不必说署名,根本不知道是谁创作的。即使整夜没睡,她依旧感到很兴奋,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她决定占为己有。

  重新润色对她这种写作经验丰富的作者来说很简单,甚至有些支线都可以改一改,所有角色都重新取名,主角的背景也可以增加一点变化和复杂性。

  比如本来这位母亲是一个可怜的底层妇女,余美琪将她改为家道中落的坚强女性,这样才更加符合后来复仇女神的道路发展。

  惨死的儿子原本是母亲被人玩弄后又遭遇抛弃后的私生子,余美琪则改为丈夫意外去世留下的遗腹子,这让母亲对儿子的感情显得更为深刻。

  这个故事惊心动魄,大致是说儿子为了救助别人被坏人杀死,坏人被抓住后,那个受助人避而不见,不愿意上庭作证,这导致坏人无法得到法律的制裁,儿子不仅死得冤枉,还因为种种误会背负上了骂名。

  母亲在奔走呼吁无果的情况下,最终化身为复仇女神,将所有伤害过她儿子的人一一惩罚,其中各种手段堪称巧妙,在复仇成功后,她自杀追随儿子而去。

  耗时仅仅一周,余美琪整个人都沉浸在这个故事里,等到她将小说最末的句号打上,她才惊觉自己早就泪流满面。她将这本书命名为《黄昏之国》,意为黄昏临近黑夜,却能焕发比早晨更为热烈的光芒。

  这一次,她没有选择那家规模又小又不尊重作者的出版社,而是直接将小说投给了全国最有名的出版机构,这家机构包含实体书出版、网络文学创作、版权改编等等各种内容品类,诸多爆款作品都出自这家机构。

  投稿后,她将原稿一把火烧掉,然后大睡了三天。

  既然做了坏事,就彻彻底底,一了百了。

  一觉睡醒,神清气爽。这时候她发现手机上有数个未接电话,工作微信上也有一个请求通过的申请,申请备注是那个出版机构的申编辑。

  余美琪居然一点都不激动,她先是慢吞吞地起来梳洗,随后通过微信验证,然后再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如她所愿,编辑非常看好这本小说,热情主动地邀请她签约,之后还将她的小说置于网站最为显眼的位置,第一天的点击率就极高,几乎可以和几位驻站大神级作者并肩。

  一周后,各种社交媒体上开始出现讨论这本书的帖子,大部分的评价都很好,甚至有网友将之赞誉为女性版的《彷徨之刃》或者《守法公民》。

  余美琪红了,她真的红了。

  她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冲破了百万,随便发一条动态,底下的留言都有十万以上,提醒她有新消息的叮叮声不绝,逼得她第一次将手机调成静音。

  不久,实体书出版,一跃登上新书畅销榜单,又连续数周成为榜首。在签售会上,余美琪身穿新买的名牌连衣裙,脚踏金色高跟鞋,时不时起身与读者合影握手,就像是个大明星。

  当天签售会用掉一整盒水笔的新闻还冲上了热搜,不少读者懊悔没有去排队。

  这一刻,余美琪真的好满足。她受过的所有委屈与羞辱都在这一刻仿若前世,今天的她无比荣耀,那个曾经将她扔在一边长达数小时的高编辑,不断舔着脸和她套近乎,还说自己慧眼识珠,早知道余美琪有走红的这一天。

  拜高踩低的家伙!

  余美琪的心里鄙视此人,但并没有拉黑他。倒不是想着什么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之类,而是想向这群曾经看低自己的人,展示她如今的高不可攀。

  有时人的运势真是妙不可言,低时喝凉水都塞牙,高时却是势不可挡。有制作公司看中这部作品的热度,高价购买版权,准备改编为电影,并且暂定由老中青三代实力派演员担当主要角色。

  只是运气太好会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就是因为太走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生怕这场运势会耗尽,到那个时候,量变导致质变,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厄运袭来。

  这一天,余美琪照常在社交媒体上查看留言的时候,她发现有一个人在她最新的动态下连续留言十来条,每一条都是同样一句话:

  你的作品如此具有感染力,是不是因为你有过类似的经历?你是受害人?还是加害人?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遇鬼

    遇鬼半夜里起来上厕所的经历,这几乎每个人都有过,那么你有过半夜上公共厕所的经历吗?注意,我说的是公共厕所哦!我想这肯定还是大有人在的,如果是半夜上的那个公共厕所还是没有灯泡,漆黑一片的呢?也许这样的人就不多了。在这样的条件和情况下,你遇见过什么呢?或者什么都没有,又或者......我还住在学校寝室...
    校园诡事 2022.03.10 133
  • 雨中的女孩

    薛茉小心翼翼的站在悬崖边往下望,崖底波涛汹涌的海水拍打着崖壁的岩石,轰隆隆的声响令人心悸。 一双瘦弱的双手,悄悄的靠近,乘着她不注意朝薛茉的蝴蝶骨用力的推了一下,薛茉脚下不稳一头跌下了悬崖。薛茉在空中翻转着身子,看见了身后的凶徒,眼中满是愤怒与怨恨,跌落冰冷刺骨的海水,薛茉奋力的挣扎着,可...
    校园诡事 2022.01.20 2
  • 干枯的泳池

    罗兰兰是财经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上周学校组织同乡会,罗兰兰让徐佳儿陪她一起去。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学校,但是彼此间并不熟络,刚开始的时候,气氛稍稍有些尴尬。幸好学长是个比较爱说笑的人,她们才没觉得那么无聊。她们常常被学长讲的冷笑话,笑得肚皮痛。学长是校内篮球队队长,长得高大,帅气,阳光又平易近人...
    校园诡事 2022.04.24 71
  • 诡异的油罐车

    话说这事就是发生在90年代初的时候,当时的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是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火车机车的日常维护检修,其中有很多的过往货运列车,当时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而工人们偷来的东西拿家自用或者...
    校园诡事 2022.04.25 58
  • 厕所里的白影

    高中的时候妈妈为了锻炼我的自立能力,把我送到河北的一个全宿高中学习.那是一个新学校,我们是第一批学生,但人数不少,又都是同样大的孩子,很快就熟悉了,折腾的很欢甚至很过分.我们女生是4个人一个宿舍,一个楼层两个卫生间.当时我们宿舍的大姐是一个胆小不和群的女孩,所以我们经常戏弄她.有一天晚上,她要...
    校园诡事 2023.08.09 98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