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医院夜谈 > 浏览文章

蜕变

2021年11月24日 作者:檀小七 来源:互联网医院夜谈
冰冷彻骨的雨滴无情地拍打在我的身上,周围漆黑一片,远处传来一丝丝微弱的,似有若无的光。我躺在潮湿泥泞的草地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头已经痛的麻木了,鲜血混合着雨滴顺着脸颊流下,我真的好累,好想好想睡,但是,我知道我

  冰冷彻骨的雨滴无情地拍打在我的身上,周围漆黑一片,远处传来一丝丝微弱的,似有若无的光。

  我躺在潮湿泥泞的草地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头已经痛的麻木了,鲜血混合着雨滴顺着脸颊流下,我真的好累,好想好想睡,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不离开这里,等待我的只有死亡。

  我已经站不起来了,我的脚在滚落山坡的时候摔骨折了,我只能用我尚能动弹的双手往光源处爬去,寻求一丝生机,泥水和沙粒硬塞进我的指甲缝里,不多久,我的手已经鲜血淋漓,但是我不能停。

  妈妈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

  还有赫雷,那个混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对我下这么重的手。我一定要活着回去,揭穿那个禽兽的真面目。

  不知道爬了多久,久到我已经没有知觉了,我的手还在动着,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我是否有在前进。

  突然,一束刺眼的光向我照来,是汽车!我想呼救,但我已经无力举起我的手了,我张开嘴巴,却发出连自己也听不真切的声音,一阵眩晕感袭来,我彻底晕了过去,难道我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不甘心呀!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医生正在对我进行抢救,我微微一动,就这么飘离了我的身体。我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手术台上的我。

  我死了吗?

  不,不可以,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有对妈妈说声对不起,赫雷那个坏蛋还没有付出代价,我要回去。

  我一遍遍地躺下,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我摇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却直接穿过墙壁来到手术室外面。

  “宁儿,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看到我的妈妈坐在椅子上泣不成声,自从跟赫雷他们混在一起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她似乎变老了,变得更加憔悴了。

  我艰难地走了过去跪在妈妈面前:“妈,宁儿在这里,妈,对不起,对不起!妈!”我想要抱抱妈妈,手却直接从妈妈的身体穿了过去。

  “妈妈!”我只能跪在妈妈面前忏悔,即使她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

  手术室的门开了,妈妈冲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您的女儿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病人脑部受到重创,可能……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什么?”妈妈晕了过去,现场一片混乱。

  变成植物人!

  只要我还没有死,就还有希望,我一定要找到回去的方法!我一定会醒过来的。

  妈妈每天都来跟我说话,细心地擦拭我的身体,她似乎一夜间老了许多,看着妈妈呆滞却又坚定的眼睛,我的心一抽一抽地疼。

  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妈妈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我拉扯大。

  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而我却是世界上最坏的小孩。

  小时候,我觉得妈妈很漂亮很很厉害,但是长大了,我变得叛逆,我开始嫌弃妈妈,嫌弃她多管闲事,唠叨,什么都不会。

  周末回家,妈妈为我做了一大桌子饭菜,我却为了减肥,只吃了几片菜叶,妈妈说我,我就摔碗筷。

  跟同学出去疯玩半夜才回家,还对妈妈大呼大叫。妈妈苦涩的泪水对于我来说是那么地讨人厌。

  我开始跟班上的坏学生混在一起,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我认识了辍学的赫雷和他的几个“小弟”,在他的怂恿下,我偷走了妈妈的所有积蓄,跟他们一起大肆挥霍。

  喝酒,K歌,上网,我彻底变成了一个坏孩子。

  我看到妈妈披头散发地拿着传单到处找我,那一刻我冷硬的心有一丝丝松动,转眼却又开始在酒店的舞台上摇摆。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赫雷他居然想占我的便宜,我虽然爱玩,但是我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他令人作呕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我甩给他一巴掌,没想到却把他惹急了,他随手拿起一个东西就往我头上砸,嘴里还骂骂咧咧:“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随着花瓶破碎的声音,我倒在了血泊之中。

  再次醒来,我躺在山坡上,一道闪电闪过,我看到了赫雷如恶魔般的面孔,他猛的一踢,我滚下山坡。

  妈妈痛苦的呻吟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看到妈妈捂着胸口跌坐在地。

  妈妈有心脏病呀!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我焦急地按呼叫铃却发现根本就无法触碰。

  我跪在窗前泪如雨下:“上帝,求求你,让我回去吧!我要救我的妈妈!求求你了!”

  我不停地向窗外磕头,不知道磕了多久,我只知道,妈妈不能出事,就算用我的命换妈妈的命我也愿意。

  天旋地转间,我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在拉扯我,等我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身体里了。

  顾不了那么多,我赶紧按呼叫铃,下床将昏迷过去的妈妈扶到床上,护士很快赶了过来。

  经过抢救,妈妈终于醒了过来,我像小时候一样扑到妈妈的怀里,哭着跟妈妈说对不起。

  妈妈颤抖着手,抚摸着我的脸说:“没事就好!”

  警察抓走了赫雷,他终于受到了法律的审判。

  青春的道路上,我曾经迷失过,放纵过,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最爱我的人的心。

  感谢上帝让我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妈妈,你的女儿不会再迷路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太平间的尸环

    一位姓何的医生在下班后加班为一个病人动手术,一段时间后,手术台上的病人宣告死亡。 当时已接近午夜,焦头烂额的外科何医师正要从五楼坐电梯回家,正当他走进电梯,转身按完电梯按钮,电梯门要关起来的时候,有一个护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医生连忙把电梯门再按开,让那位护士进来。 护士进电梯后,说了声...
    医院夜谈 2022.02.09 77
  • 迟到的游魂

    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如同走出那幽暗无尽的隧道,R忽然感到光明的感觉。她的身体不再疼痛抽搐,她觉得她飘了起来,停在了半空。就停在她的尸体上面。 R看着护士和医生来回忙碌,看着自己惨白,没有半点血色的脸蒙上了白色床单。各种复杂的仪器正在被撤走,有护士来将她的身体用推车推走,...
    医院夜谈 2022.01.25 71
  • 医院死罂

    医院里,有几个护士在一起议论,“你们知道吗?停尸房又丢了一个死婴。”“有人看见守停尸房的王老头把死婴抱回家了。”“什么?他要死婴干什么?”“吃吧!”“啊?这么恶心。”说得在场的几个护士胃里一阵翻腾。这些话正好...
    医院夜谈 2021.08.26 106
  • 吻尸

    河滨路一带都是色情活动的场所,所以也是公安部门重点整治的地段。 清晨,有人看见护士小尤在河滨路出现,而且神态极其的疲惫,她是从河滨路出发要去医院上班。这一情景有人连续看见好多次。然而小尤的家并不在河滨路,而是在离河滨路很远的棚户区。于是小尤任职的那家医院里便纷纷纭纭的传说小尤在偷偷的卖...
    医院夜谈 2022.02.08 69
  • 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

    有一家报社,环境很仙风道骨,专门报道一些诡异事件。 我22岁,在这里做实习记者。这一天,我被主编派到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因为那里经常有诈尸现象。 半夜时分,我装成刚刚死亡的患者,平平地躺在轮床上,身上盖着白布,被大夫推进了停尸间。为了便于我观察,大夫没有把我的脸蒙上。这就考验我...
    医院夜谈 2022.01.17 1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