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医院夜谈 > 浏览文章

荒岛惊魂之狼人

2021年11月24日 作者:檀小七 来源:互联网医院夜谈
哥哥,快点跟上呀!”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岛上响起,一个身着粉色上衣的少女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回头看落在后面的哥哥以及另外两个同伴。“萌萌,慢点,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被少女唤作哥哥方明轩的

  哥哥,快点跟上呀!”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岛上响起,一个身着粉色上衣的少女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回头看落在后面的哥哥以及另外两个同伴。

  “萌萌,慢点,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被少女唤作哥哥方明轩的气喘吁吁地说道。

  明轩一身素白,带着一副黑色眼镜,颇有文艺青年的风范。

  而明轩旁边的两个同伴皆是他的大学同学。一个叫作凌浩宇,阳光般的男孩,是明轩的铁哥们。另一个是女孩叫作安宁,冰雪聪明,温柔可人。

  原本三人约好趁着暑假一起去探险,谁知道刚刚高考完的方雨萌也吵着要去。在萌萌的软磨硬泡之下,明轩勉为其难地决定带上萌萌,实际上,明轩并不觉得会遇到什么危险,就当出来散散心吧。

  在岛上走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到,一向调皮捣蛋的萌萌也蔫了。就在大家要打道回府时,萌萌却突然想要小解,萌萌到树林里面,明轩他们在外面等候。

  眼看萌萌去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出来,安宁决定到树林里去看看。

  “萌萌,萌萌你在哪里?”安宁找了好久,也没有看到萌萌的人影。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浩宇与明轩听到声音赶紧跑进树林里。四处都找遍了也没有看到萌萌的身影,众人心里越来越不安,由于天色慢慢变暗,三人决定分头寻找,两个小时后在小岛的入口集合。

  安宁一个人走在树林里,阳光从叶缝中射入,叶子随着风摇曳,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一缕缕微弱的阳光在颤抖着。周围说不出的阴森恐怖,安宁很害怕,她大声地叫着:“萌萌...”想借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啊!”安宁脚底一滑滚到斜坡下。安宁的手似乎摸到了一个凉凉的,软软的东西。

  她抬头一看,天啊!居然是一具尸体,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上面爬满白白的肥肥的长长的蛆虫。尸体的双眼睁的大大的,死死地瞪着安宁。

  安宁怕极了,尖叫着往斜坡上爬,谁知道这个时候双脚居然开始发软,安宁简直快哭了。

  萌萌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木板床上。嘴巴也被塞住,萌萌死命挣扎,手脚都被勒出红色的痕迹。

  “小妹妹,别怕!等一下你就可以解脱了。”这时一个身披白色大褂的老头拿着注射器邪笑着慢慢地朝萌萌靠近。萌萌看着那个老头不停地摇头,身体不住地往一边缩。

  可是那个冰冷的针头还是扎进了萌萌的身体,萌萌感觉到有液体在沿着针管缓缓地流入体内。萌萌无助地挣扎着,老头表情凶狠如鹰般的手死死地按住萌萌,紧接着,萌萌感到一阵眩晕,在昏睡之际她隐约听到了哥哥的呼喊声:“萌萌...”

  “安宁别怕,把手给我”闻声赶来的浩宇看到一身狼狈的安宁正在往斜坡上爬,赶紧伸出手把安宁拉了上来。

  “浩宇,呜呜呜...”安宁一上来就扑到浩宇的怀里哭泣,浩宇轻声安抚安宁,并检查看安宁是否受伤。

  安宁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颤抖着手指给浩宇看斜坡下的尸体。

  这才发现,下面的尸体不止一具。总共有两具尸体,而且都是女性尸体,一具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胸口还插着一把刀。另一具看上去好像已经死了有些日子了,尸体已经惨不忍睹,根据尸体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可以勉强看出,这应该是一名中年妇女的尸体。

  看着尸体上密密麻麻的慢慢蠕动的蛆虫,安宁差点呕吐出来,一想到自己刚刚还捏了好几下,安宁一把抓起树叶不停地擦拭着手,拉着一脸震惊的浩宇离开。

  在这渺无人烟的荒岛中莫名其妙的出现死状恐怖的两具尸体。安宁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担心萌萌已经遭遇不测。

  萌萌觉得自己越来越热,浑身都很难受。就像小时候发烧躺在病床上一样。到底还是个孩子,萌萌带着哭腔叫到:“爸爸,呜...”

  萌萌的这一声叫唤让老头愣住了,眼前萌萌的脸似乎变了,老头颤抖着声音叫道,“童童,爸爸在这里。”

  随即,老头又恢复清醒疯狂大叫:“不,你不是童童,你们都得死。哈哈哈,狼毒,我的狼毒终于研制成功啦!哈哈哈...”

  萌萌猛地睁开双眼,那双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牙齿也慢慢变成獠牙。就在这时,一边的明轩也恢复了清醒。

  他赶来救妹妹,没想到却被老头一棍子给打晕了。

  萌萌看向明轩,脑海里面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回旋,咬他,咬他。“咬他...咬他...”萌萌机械般地重复,用力地挣断绳子,缓缓地朝明轩靠近。

  “萌萌!”明轩大喝一声,萌萌恢复了短暂的清醒。她茫然地看着明轩,就在这时安宁和浩宇冲了进来,老头抡起木棒就要打,却被浩宇一脚给踹飞了。

  老头打翻了桌子上的试剂,还扎破了手。他坐在地上捧着试管碎片疯疯癫癫地说道:“不...这不是真的...我的狼毒...我的狼毒...哈哈哈哈...”最后,老头居然坐在地上狂笑。

  安宁趁机帮明轩解开身上的绳子。正要离开时,萌萌却拿起一旁手术刀对准自己的心脏。

  “萌萌,你在做什么?快把刀放下”明轩见状大喊。

  萌萌内心涌动着疯狂的嗜血的冲动,她好想好想咬哥哥还有安宁他们。但是,她不能,也不想伤害他们,既然她控制不住自己,趁着她还有一丝丝清明,她只能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

  “不,你们快离开这里,,我不想伤害你们!”说完萌萌用力的将刀插进自己的胸口,倒地,眼角缓缓地流出一滴晶莹的泪水。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不...萌萌快起来...萌萌...”明轩大喊,浩宇好不容易才拉住他“先离开这里再说!”浩宇与安宁连忙拉着明轩离开。

  一旁的老头明显已经疯掉了,这个地方还有许多试剂,不知道还藏有多少病毒,还是回去先报警再说。

  “童童...”看着地上萌萌的尸体,那手术刀插的位置是那么地熟悉。这一幕唤醒了老头的记忆,浑浊的双眼留下了一行行泪水。

  当年,老头是一名科学家,对学术异常痴迷,也许是因为性格孤僻,所以受到排挤。心高气傲的他带着妻子和女儿童童来到了这座小岛。

  渐渐地,老头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他开始研究狼毒,既然这个世界容不下他,那么,他就要毁了这个邪恶的世界。

  他将自己可怜的妻子用铁链栓起来,日复一日地往妻子体内注射各种病毒,最终,妻子惨死家中。

  老头将邪恶的目光转向自己的亲生女儿童童身上。他还记得那一天,他要将病毒注射到童童体内,童童哭着叫“爸爸!”最后,童童选择用手术刀了结自己的生命。童童死的时候嘴里还叫着“爸爸!”

  老头颤抖着身体来到一个大铁笼前面。铁笼里面是他这些年来辛苦培育的变异兽,专门吃狼人。老头的计划是将病毒带到大陆上,让病毒传散开来。他则待在小岛上,等大陆上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变成狼人的时候,他再放出这些变异兽。

  没想到,现在老头自己也中了狼毒。而他也想明白了,摧毁他的幸福的不是所谓的邪恶的世界,而是他自己,他只看到了生活黑暗的一面,却忽视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站定,深吸一口气,老头毅然决然地打开铁笼的锁:“彻底地摧毁狼毒吧!”话音刚落,密密麻麻的变异兽便冲了出来,扑到老头身上,不过几秒钟,老头便只剩下地上的一摊血迹。

  而这边,浩宇与安宁扶着明轩往小岛的出口赶,那里有他们来时坐的小船。

  明轩此时觉得自己身上一阵阵的燥热,口干舌燥,想要,喝-血。他闻着安宁身上未愈合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所发出来的幽香,嗜血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终于,明轩猛地将安宁扑到,长长的指甲深深地掐人安宁的双肩。安宁痛极了,明轩张开嘴正要咬安宁,安宁死死地抵着明轩的胸口。

  浩宇本来要去开船过来的,眼看明轩发狂,浩宇赶紧跑过来。安宁看着明轩赤红的双眼“明轩,我是安宁呀!”说着安宁的双眸蓄满泪水。

  而明轩也看清了眼前的人儿,浩宇刚好赶到,明轩将安宁推向浩宇大喊“快走,不要管我!”安宁愣住了,明轩推了两人一把“走啊!”

  浩宇只好带着安宁上船,船刚刚发动。只见岸边明轩的身后涌出一波又一泼的变异兽。明轩很快就淹没在黑色的兽群里。

  “明轩!”眼看着明轩消失,安宁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浩宇将安宁拥入怀中,看着小岛的方向无声叹息。

  浩宇将安宁送回家后就赶去报警。而安宁到家后居然发起低烧,吃过药以后便睡了。

  半夜,安宁被噩梦惊醒,梦里面都是明轩和萌萌的身影。安宁感觉自己手脚无力,浑身冒冷汗,她跌跌撞撞地走到厕所。洗把脸,抬起头才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通红,牙齿在慢慢变长,双肩被明轩抓伤的地方在发黑流脓。

  安宁捂着嘴后退,身体紧紧地靠在墙上,脑海里面闪过岛上的一幕幕,再傻也该明白所谓的狼毒到底是什么了。安宁正在慢慢地失去意识,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嗜血的冲动。

  “安宁,你怎么了,是妈妈,快开门呀!”耳边传来一阵阵敲门声,“咬她...咬她...”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回旋。“不!”安宁大喊一声试图阻止这个魔鬼般的声音。

  “安宁别吓妈妈,快,她爸快拿钥匙过来。”眼看爸妈就要进来了,安宁看向房间里的窗户眼底闪过一丝决然:“爸妈,浩宇再见了。”

  而在大陆的那边,一座荒芜的小岛上,无数只变异兽正在不停地跳入水中。

  彼岸有狼人的味道!

  小七有话说:

  这篇小说写于一年前,灵感来自小七两年前做的一个梦,因为这个梦挺有意思的,所以小七还记得。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小七跟三个同学一起去荒岛上探险,一个女生不小心走丢了,我们分散开找她,我无意中发现,这小岛上居然有野人!!!

  野人将那个女生放到锅里面,女生已经被煮得稀烂,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我差点尖叫出声,幸好一个同学及时捂住我的嘴巴,将我拉到一边。

  野人听到声音,全部往这边走来,我吓得几乎不能呼吸,就在这时,我的爱犬跑了出去,吸引了野人的注意力,我亲眼看着我的爱犬被石头砸得血肉模糊,它一直看着我,眼角还有一滴泪。

  我和同学觉得这个荒岛很危险,打算叫另一个同学一起离开,但是,我们在途中遇到怪物的袭击,我惊吓过度发烧,此时又下起了小雨,只好跟同学躲在洞穴里。

  第二天,另一个同学找到了我们,谁知,他居然已经中了病毒变成了狼人,完全失去理性,疯狂追杀我们……

  我们不仅要防着野人和怪物,还要躲避狼人的追杀(逃跑过程超刺激的说),就在我们踏上小船的那一刻,狼人被怪物抓住,消失殆尽……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太平间的尸环

    一位姓何的医生在下班后加班为一个病人动手术,一段时间后,手术台上的病人宣告死亡。 当时已接近午夜,焦头烂额的外科何医师正要从五楼坐电梯回家,正当他走进电梯,转身按完电梯按钮,电梯门要关起来的时候,有一个护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医生连忙把电梯门再按开,让那位护士进来。 护士进电梯后,说了声...
    医院夜谈 2022.02.09 77
  • 迟到的游魂

    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如同走出那幽暗无尽的隧道,R忽然感到光明的感觉。她的身体不再疼痛抽搐,她觉得她飘了起来,停在了半空。就停在她的尸体上面。 R看着护士和医生来回忙碌,看着自己惨白,没有半点血色的脸蒙上了白色床单。各种复杂的仪器正在被撤走,有护士来将她的身体用推车推走,...
    医院夜谈 2022.01.25 71
  • 医院死罂

    医院里,有几个护士在一起议论,“你们知道吗?停尸房又丢了一个死婴。”“有人看见守停尸房的王老头把死婴抱回家了。”“什么?他要死婴干什么?”“吃吧!”“啊?这么恶心。”说得在场的几个护士胃里一阵翻腾。这些话正好...
    医院夜谈 2021.08.26 106
  • 吻尸

    河滨路一带都是色情活动的场所,所以也是公安部门重点整治的地段。 清晨,有人看见护士小尤在河滨路出现,而且神态极其的疲惫,她是从河滨路出发要去医院上班。这一情景有人连续看见好多次。然而小尤的家并不在河滨路,而是在离河滨路很远的棚户区。于是小尤任职的那家医院里便纷纷纭纭的传说小尤在偷偷的卖...
    医院夜谈 2022.02.08 69
  • 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

    有一家报社,环境很仙风道骨,专门报道一些诡异事件。 我22岁,在这里做实习记者。这一天,我被主编派到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因为那里经常有诈尸现象。 半夜时分,我装成刚刚死亡的患者,平平地躺在轮床上,身上盖着白布,被大夫推进了停尸间。为了便于我观察,大夫没有把我的脸蒙上。这就考验我...
    医院夜谈 2022.01.17 1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