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走错房间(6)

2021年08月25日 作者:叶萝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方岚收拾好最后一件行李,伸展了一下有些疲累的四肢,然后转身微笑着巡视自己的新家。工作了两三年了,独自在这城市闯荡的自己终于结束了四处租房的半流浪生涯,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了。说真的,方岚觉得自己的运气真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凝重得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大家全都沉默不语。不可否认,有时候真相还是不知道比较好,无知的人才不会有太多的烦恼,而此刻,方岚与林聆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因为她们不知道是否离开了那里就绝对安全了,她们曾经是那样地接近死亡,至今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又过了一会,迟蔚峰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告诉我们这些?死了三位平民一位警察,这么严重的事情居然没有被媒体渲染、传播的沸沸扬扬,一定是被人压下的缘故吧?我想这件事情应该属于警局内部的绝密档案,虽然我们和这次的死亡事件有所牵连,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向我们透露这件事情吧?”

  “的确是这样,”赵晔十分认真地看着迟蔚峰,一字一句地道:“我们所有参与此案的工作人员都被勒令禁止向外人提及这件案子的内容与实情,而我之所以会对你们说这些是因为你们已经被牵扯进来了!这四年来,除了以上这三位受害者以及今天遇害的刘己康之外,还死了十一个人!”赵晔苦笑了一声:“你们知道吗,那位同事死后,局里就吩咐人把那个吊灯给拆了,把十三号的感应灯都改成了常明灯,可还是人照死,十一点后灯照灭。后来死的那些人都和刘己康一样是被天花板上长出来的头发给吊死的,那些头发我们也是剪了一次又一次,可不管用,最后连402室的房门都象被血染了一样一点点地变成了暗红色。”说着,他转向方岚道:“你昨天夜里的遭遇和第七位受害人很象。她也是个年轻女孩儿,因为搬出来独立生活所以借住在401室。”见众人脸上有几丝不解之色,赵晔又解释道:“我说过当时401室的房主搬走了,然后也有一些其他住户也离开了,剩下些空房,他们便找了中介出租给了外人。”说完后又满脸的不屑与气愤地道:“这些人真是没有公德心,良心都让狗给吃了!知道吗?后面那十一位受害人里有五位都是租房人,三位是小区的居民,十三号一位,十二号、十四号各一位,有两个是来十三号访客的,还有一位是个小偷。”小偷?看来这个小偷还真是够倒霉的。“当时那个借住在401室的女孩晚上也被这样的骚扰过,但和你不同的是她当时就报了警,那天晚上值班的警察一听说是在那里,便不敢晚上过去,于是嘱咐那女孩儿千万别出去开门还说天一亮就会派人来解决。结果在我们第二天赶去时已经晚了,那女孩儿的房门大开着,402的铁门又是上了锁的。也许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她才想离开那里的吧,可还是没能逃过一死。最后那个怕事的警察也因此被开除了,因为不管有多危险,我们还是不该忘了自己的职责啊!”

  赵晔的话是有道理,但方岚他们心里还是挺同情那位警察的,其实无论是谁,都会因为面对危险而胆怯的。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真正的大无畏而在面对危险时能挺身而出的?现代人连看见小偷偷东西都不敢出声制止了,更何况是去直接挑战死亡呢。那个警察也一定不会想到那个女孩儿会死,他叫她千万别出去其实是希望无论是谁都别出事吧!但这些都已经是过去了,没必要他们来操心,目前最重要的是赵晔所谓的“牵扯进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晔从三人的脸上看出了他们的疑问和忧虑,便又接着说道:“到了后来整个警局内部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甚至有人提议请人来捉鬼。上级领导因为立场的关系不能公开表示赞同,但也没说不行,只是装作不知道来表示默许。于是,一位有二十几年工龄的老警察便介绍了一位‘高人’。我是不知道那位‘高人’到底有多‘高’,只知道他也是无能为力。听几个知道内情的同事说,那位‘高人’只是去看了一下402室,甚至没有进去就把这件事给推托了,不过他走时说了几句话,原话我是不记得了,但大概的意思是说:402室里的那股‘精神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也太执着了,它的杀机大过仇恨,而死者聚集的怨气令它越来越强大,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总有一天会破门而出。当那股力量冲出那间房间的话,要收服它就难上加难了。它需要的是一个能带它离开402室的‘媒介’,而那个‘媒介’则是第一个被它杀死在402室之外的怨灵。它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说到这儿,赵晔便打住了,然后神情复杂而悲悯地看着林聆,有些无奈地道:“你是第一个在402室之外被它袭击的人。”

  闻言后,林聆的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忍不住伸手抚过自己脖子上的紫色的瘀痕,而方岚则无法相信地用手捂住了嘴不自觉地摇着头震惊地望着好友。“不会的,不会是林聆的,”方岚忍不住哭了出来:“那间房子是我买的,和林聆没有关系啊!真要有人去死的话,那也应该是我,不该是林聆啊!”林聆会因此而死吗?不!方岚此刻好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林聆因此而出了事的话,她决不会原谅自己的。

  赵晔的话真是出乎迟蔚峰的意料之外,没想到陷入危险的居然是林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先将已哭成泪人的方岚紧紧地搂在怀里。经过这件事后,两人之间暧昧不明的关系似乎向前跨了一大步,但此刻却谁也无法感到喜悦。

  在最初的震憾过后,林聆反倒变得平静了,如果有某一件事情你再也无法去躲避时,直接面对它要比任它在你背后的黑暗中伺机而动要安全的多。不管自己是不是“402室”的目标,逃不开的话,那就迎战吧,至少现在她已经知道对方的目的了。“死”是最坏的打算,但在这最坏的打算里还是能有一个不让对方得逞的反扑机会——如果非死不可的话,也要死在402室里,决不让对方的计划成功,决不能让“它”离开402室。暗暗打定主意的林聆望向赵晔道:“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我不在402室里,它也会向我袭击的,”顿了顿,林聆略一沉思,又道:“应该说,即使我不在402室里,它也‘能’向我袭击对吗?”

  “我不能肯定,但它确实在你昏迷的时候袭击了你。我想它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所以只能趁你在精神力量最弱的时候通过梦境对你下手,而这能‘下手’的范围有多大我也不了解。不过我曾听说,每个人的梦境其实是可以自己控制的,在自己的梦境里你可能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在402室之外,它其实应该是最弱的,而你在自己的梦境里却可以变得最强大,如果你的精神力量够强的话,说不定能够和它抗衡。”

  赵晔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也许事情并没有到了绝望的地步。林聆确实是第一个在402室之外被袭击的人,但她也是第一个从死亡中逃脱的人,因为在402室之外,它——不够强大!所以,它只能在方岚的门外徘徊,却不得其门而入。但在402室之内......唉!所以才千万不能走错房间啊!不过目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需弄清,那就是苏可馨的死因,如果她是那股执念的根源的话,那弄清这一点十分的重要。要知道,即使它再弱,如果当时林聆没能及时醒来的话,还是必死无疑的,她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精神力量是否能和最弱的“它”一较高下啊!但没办法,事到如今只能一边查探苏可馨的死因,一边碰碰运气了!唉,拚了!林聆咬了咬牙,纵然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铁门扯着长长的刺耳的金属磨擦声缓缓地开启,而在同一时间,原本明亮的楼道也突然变得昏暗,在一段令人呼吸都几乎停止的空旷的仿佛真空的安静之后,402室那暗红色的大门突然爆裂开一个巨大的黑洞,破门而出的长长黑发疾速地飞射出来缠住林聆的脖子,以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将她拖向那个黑洞,在她的脸贴近门边时,那张没有瞳孔的苍白可怕的鬼脸伴着扭曲尖锐的狰狞笑声猛地出现在洞口,与林聆面对面地接近地几乎贴上她的脸。如此恐怖的情形让林聆无法抑制地尖叫出声......

  “啊!”林聆满头冷汗地从床上惊坐而起如缺氧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睁得大大的,没有焦距的眼中是满满的恐惧,而在她的瞳孔中还残留着那张恐怖鬼脸的逐渐变淡的影像。过了一会儿,渐渐恢复意识的林聆才用力地闭了闭眼,并将双手的十指插入发中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个恐怖的梦境甩出自己的脑海。

  自从在赵晔那里听到了关于402所发生的事以及对于“它”之所以会攻击自己的猜测,这三天来林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做这个梦。梦境很真实,每次醒来,凡是被头发缠过的地方都会出现青青紫紫的瘀痕,也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的关系,自己在梦中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弱,人也越来越难以快速地醒来。林聆知道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再强的精神力量也无法与极度的疲劳相抗衡啊!但目前为止,对于苏可馨的死因还是没有查出点什么,直觉告诉她,原401室的房主刘己康的妻子陈维妤一定知道一些内情,但这三天来,方岚和迟蔚峰一直试图联系上陈维妤想和她谈一谈,但她总是避而不见。今天,再也没有耐性等下去的他们,决定三个人一起找上门去堵人。虽说人家刚死了丈夫,就这么冒冒然地上门去讯问确实有点不妥当,但林聆的生命已经是危在旦夕了,如果再不尽快解决的话,真让那“东西”破门而出,这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他们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从赵晔那里要来了地址,要去问个明白。

  窗外透着微弱的晨曦,而床边的闹钟也显示着此刻只有五点二十分,离她和方岚、迟蔚峰约定的时间还早,但林聆却再也睡不着了,顺手披了件晨褛便下床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让初秋微冷的晨风吹进房间,借此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下。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林聆感觉好多了。连着三天受到同样的惊吓,就算是再恐怖,人也会变得有些麻木了,她已经不会再象第一天从梦中惊醒时那样害怕地哭叫了,只是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子突然有点寂寞,想起了在美国的哥哥还有去探亲的父母。本来这次父母是希望她能一起去的,但有些懒又有些恋家的林聆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来享受这难得的三个月的自由时间。如果她当时和父母一起走的话,就不会遇上这种该死的倒霉事了,但她也庆幸自己没有离开,不然,方岚该怎么办啊!大学四年,工作两年多,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有七年的友情了,她们两个可是比亲姐妹还亲呢,林聆甚至曾经希望方岚能成为自己的嫂子,只可惜哥哥和方岚也很要好,但却好的活象亲兄妹,就是不来电,现在反道便宜了迟蔚峰那个呆头鹅。想到这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两个感情白痴的相处方式,林聆忍不住笑了出来。很奇怪,她现在居然还有心情笑,但如果她真的逃不开死亡的诅咒的话,能看见好友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归宿,她也觉得安慰了。自从那天她硬是把想留下来陪她的方岚赶去了迟蔚峰的住处,她就知道这段让他们这些旁观者直想撞墙的恋情总算是能“拨开云雾见月明”了,这也许是这次的“遇鬼”事件中唯一的收获了。如果这次他们都能平安渡过的话,也许自己很快就会给方岚当伴娘了。然后......林聆的目光飘向了远方,她也该是时候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依着赵晔给的地址,迟蔚峰、方岚还有林聆找到了陈维妤现在所居住的那套老式的公房,那是她父母的家。由于刘己康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这几天她都闭门不出,丈夫的所有身后事也交由亲朋友好友来帮忙办理。在费了好一番口舌之后,在家守着女儿的陈维妤的老母亲才肯让他们进门。三人在客厅里坐定后,那位看上去很慈祥但神容有些憔悴的老人家才进了女儿的卧室叫人。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人家才又一脸无奈地到走了出来,有些抱歉地道:“对不起,我女儿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实在是没办法出来见你们,你们还是改天再来吧。”

  改天?林聆没有多少时间等了!着急的方岚今天是打定主意非要见到陈维妤不可,于是口气不免有些急躁地道:“对不起,老人家!我们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的女儿,您就对她说这和她丈夫的死因有关,请她无论如何都要出来谈一下好吗?说真的,如果不是情况紧急,我们也不会冒冒失失地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来啊!”

  “是啊,老人家,请您再帮我们去说一下吧!”迟蔚峰也一脸诚恳地请求着。

  “唉,不是我不帮你们,实在是我女儿对于己康的死连和我们都不谈,我们那些亲戚都嚷着说要找凶手,可小妤却只是喃喃地自语着说什么‘有鬼,有鬼’的,还说什么‘那个疯子来复仇了’,我们问她具体的,她也不说,却叫我们别管了!说实在的,关于他们住处闹鬼的事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以前都不信,所以才劝他们把房子卖掉的,结果,这回己康真的死了!小妤以后可该怎么办啊!”说到伤心处,陈维妤的母亲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三人对望了一眼,暗想那个陈维妤果然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也正因为是如此,今天更不能空手而归了。想了一想后,迟蔚峰才满脸严肃地道:“老人家,其实不瞒您说,我们也是为了您的女儿才特地赶来拜访的,有些事情如果不弄清楚的话,只怕不止是您的女婿,就连您女儿的生命也会有危险,现在我们大家只有团结起来一起想办法才不会让您女婿的悲剧重演。”迟蔚峰的话似乎有一点吓唬老人的嫌疑,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那“东西”真的得逞,破门而出的话,那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发生的。而从陈维妤母亲转述的话中听出,苏可馨的死好象是和他们有些关系的,那现在刘己康已经死了,那陈维妤也未必能逃过,所以方岚和林聆都没对这番话发表什么意见。

  听了迟蔚峰的话,陈维妤的母亲果然很紧张,忙道:“有这么严重吗?那,那你们再等一下,我再进去和小妤说一下!”然后便又进了里屋。

  林聆他们不由稍稍放松了一下,希望这番口舌没有白费。又过了好一会儿,房门打开了,三人的眼睛不由一亮,心跳也因兴奋而跳快了几分,那老人家身后跟着的那个十分憔悴的陌生女人应该就是陈维妤了,只是不知能从她那里了解多少内情啊!

  ---时光鬼故事-ra216.com---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