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走错房间(7)

2021年08月25日 作者:叶萝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方岚收拾好最后一件行李,伸展了一下有些疲累的四肢,然后转身微笑着巡视自己的新家。工作了两三年了,独自在这城市闯荡的自己终于结束了四处租房的半流浪生涯,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了。说真的,方岚觉得自己的运气真

  陈维妤也不过是三十岁左右,一头波浪式的长发因缺乏打理而有些干枯,原该很漂亮的脸却有着不合年龄的苍老与苍白,从那双神情涣散而零乱的布满血丝的眼中可以看出她的精神状况非常不稳定。林聆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有几分不忍,但现在真的是没时间再等了,无论如何今天都要从她的口中打探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来。

  迟蔚峰清了清喉咙,刚想打开话题却被陈维妤打断了,只听她沙哑的嗓子带着些神经质的颤音有些激动地道:“我不管你们来是什么目的,但对于我丈夫的死我不想多谈,请你们走吧!”说着就要回屋。

  “等一下!”林聆在愣了一下后,立刻回过神来站起身来叫住了陈维妤飞快地道:“我们不是来和你谈你丈夫的,我们想谈的是苏可馨!”说完后,三人都不由紧张地屏住了呼吸留意着她的反应。

  陈维妤的身形僵了一下,林聆的话果然起了点作用,于是她趁胜追击地继续说道:“我们是想了解苏可馨是为什么自杀的!你,应该知道一些情况吧?”

  “对啊,”方岚也站了起来焦急地在一旁插嘴道:“如果你真的了解什么的话,请你告诉我们好吗?我朋友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而这一切好象都和苏可馨的死有关,如果你肯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的话,也许会有解救的方法!你就......”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陈维妤瞬间好象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样失控地尖叫着打断了方岚的话,并突然转身用力地推开了林聆,满脸惊恐地歇斯底里地大叫着:“我不认识苏可馨,她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是她自己想不开的,不关我们的事!你们走!快走啊!别来烦我了!”说着又转身奔进了房内“碰”地一声将门合上。

  若不是一旁的方岚和迟蔚峰扶着,林聆就摔倒了,在稳住了身形之后还没从陈维妤的突然发作中回过神来,但对方那不寻常的激烈反应就已经让他们确定自己没有找错方向。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早就为好友的事情快急疯了的方岚也顾不上自己还在别人家中,冲到那紧闭的房门前一边用力地拍打,一边大声道:“陈维妤你给我出来啊,这样逃避有用吗?当初你们明知道房子有问题,还把它卖给我,现在出事了,你却躲起来连一点帮助都不肯给予,你扪心自问一下,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对于你丈夫的死我们很遗憾,但如果你不肯帮我们的话,下回死的可能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这种丧亲之痛你都亲身经历了,你忍心再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经历和你一样的痛苦吗?求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求求你了!”说到这,方岚再也忍不住地偎进了上前来搂住她的迟蔚峰的怀中痛哭起来。她真的好后悔自己买了那间房子,如果自己当初肯听林聆的多考虑一下的话,就不会让自己最好的朋友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了。虽然这三天来林聆没说什么,但方岚不是瞎子,好友身上不时多出来的瘀伤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就算不说她也猜的到。只是林聆因为怕她加深买房的后悔而体贴地隐瞒着,不要自己留下陪她也是因为害怕这种危险会牵连到她才把她赶去迟蔚峰那儿的。林聆是那么的善良、细心,但这样的善良、细心反让方岚更加觉得内疚和难过。

  “你们还是先走吧,”陈维妤的母亲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地劝着。说实话,把有问题的房子卖给人家确实是他们理亏,但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啊!如今女婿死了,也算是报应吧,可不能再让女儿出些什么事了!虽然对于对方的处境十分的同情,但她还是一位母亲啊,难免自私。“小妤真的没精力来应付这些了,等她好点了,我会劝她和你们联系的,你们还是先请回吧。”

  林聆眼眶微红地望着哭得伤心的好友,默不做声地站在一旁,她知道方岚在为自己的事情而内疚着,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才好。迟蔚峰则双眉紧皱地搂着心上人,一双利目中泛着隐隐的怒气。对于陈维妤的遭遇他是有些同情,但无法苟同她这种置别人的生死于不顾的行为,可是迟蔚峰却不能对她的母亲迁怒。在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怒气之后,他才尽量地心平气和地对那位老人道:“对不起,也许我女朋友的言行有些激动,但这个女孩儿”迟蔚峰指了指林聆继续道:“她是我们的好朋友,才二十几岁而已,却因为你们卖给我女朋友的房子,而使她的生命正受到威胁。我们此刻也不想要讨什么公道,只是为了救她的生命而希望您的女儿能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而已!如果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我会向你们道歉的,但也请您劝劝您的女儿,我们要求得不多,只是希望让她先摸摸自己的良心再来决定是否愿意和我们谈一下。”说着,迟蔚峰拿出了一张名片递了出去,又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您女儿想通了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请她打电话来给我们。”说完这番话后,他又低下头柔声地对怀里的方岚道:“岚,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她会想通的。”

  “是啊,岚,”林聆也安慰着劝道:“我命很大的,没这么容易就死的!”说着,硬是和迟蔚峰一起拖着方岚离开了。

  三人都走了之后,陈维妤的母亲不由叹了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名片,然后走了女儿的门外敲了敲门道:“小妤,他们都走了!”在顿了顿后又道:“妈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那男的说的没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摸摸自己的良心啊!就算那个姓苏的女孩儿的死和你们没关系,但现在又牵扯到其他无辜的人来,要是真能帮上什么的话还是帮一下的好,救人一命总是没错的。”说着又将迟蔚峰的名片从门缝里塞了进去道:“这是那个男人的名片,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吧。”说着又唉声叹气地走开了。

  躲在房里的陈维妤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呆呆地望着地上的那张名片,那三个人和她母亲的话她都听见了,只是因为惊吓过度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从502室的男孩死后她就知道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所以才会和丈夫急着搬离,可没想到刘己康还是死了。她知道其实苏可馨的死与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她忘不了在苏可馨自杀之前对他们的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着的诅咒。她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才不愿去回忆,不愿去谈及,但她并不是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面临死亡而无动于衷的冷血的人啊,只是她好害怕去回想,也好后悔自己当初的幼稚!将布满泪痕的脸深深地埋进了膝盖中抽噎着,陈维妤真希望时间到此就停止,这样就不用去面对可怕的现实了。过了好一会儿后,她终于抬起头来,又犹豫了片刻之后,眼中浮起一抹下定决心似的坚定,终于,她站起身来走过去捡起了名片。

  一路上,三人都没说话。迟蔚峰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中关心地望着死搂着林聆哭个不停的方岚,虽心痛,但却不知该怎么安慰才好。本来还以为会在陈维妤那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情报,结果却白跑了一趟。叹了口气,迟蔚峰正想着该怎么开口来打破这令人难受的气氛,手机却突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赵晔便连忙接听。在“喂”了一声后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迟蔚峰立刻兴奋地道:“好,我们马上过去!”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一边找地方将车子掉头一边向后座的方岚和林聆道:“赵晔说他那里有新的情况,叫我们立刻去他家。”

  “什么新情况?”林聆问道。

  “不知道,他在电话里没说清楚,只提到找到了一个认识苏可馨的人,好象是她的老同学。那女孩儿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现在人就在赵晔那里。”

  “真的吗?”方岚止住了眼泪,紧握着林聆的手,声音因激动而略有些高扬。希望这次不会白跑一趟。

  一路飞车地赶到了赵晔的家,才一敲门,赵晔就打开了房门,显然是一直在等他们。三人还未进屋他就激动地道:“今天和几位同事又去了次现场,结果碰到一个女孩儿说是来找苏可馨的,一问才知道是她的高中同学。她对苏可馨的死十分震惊,并主动地说愿意提供一些苏可馨的情况,我可是冒着被处分的危险才把人给劫到我家来的,希望会对你们有所帮助。”说着将三人引进了屋内指着一个身穿白衣的长发女孩儿道:“就是她,叫于珊珊。”

  “你们好!”于珊珊站了起来,向三人打着招呼。清秀的脸上却有着不健康的病态的苍白,纤瘦的身子显得十分的赢弱,她给人一种好象长期卧病在床的感觉。

  在互通姓名之后,于珊珊才叹息着说:“四年前我因生病的缘故去了国外治疗,临行前只来得及给可馨写一封信来道歉,谁知这次回来却是阴阳两隔了!唉,我还以为她全好了呢,谁知道......”

  道歉?其他四人均对望了一眼,最后还是由赵晔提出了共同的疑问:“你不是说,从高中毕业后你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吗?那又是因为什么事情需要你写信来道歉呢?”

  赵晔的问话让于珊珊微微地震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带着一脸复杂的情绪轻声地道:“这一切还要从高中时说起了!”于珊珊习惯性地伸手将一侧的长发略到了耳后,眼中闪着回忆,娓娓地道出一段往事......

  苏可馨和于珊珊曾一起就读于本市的一所重点高中,两人都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也是好友。苏可馨长得漂亮也很开朗,很受同学和老师的喜爱并被选为学习委员。但于珊珊由于身体的关系常常请病假,所以很少参加班里的活动,虽然成绩也很优秀,但在耀眼的苏可馨的身边却只能当一片陪衬的绿叶,一点阳光下的流荧。虽然苏可馨一直把于珊珊当作最好的朋友,但长期活在好友优秀的阴影之下而总被忽略的于珊珊,心情开始有了变化,从最初的羡慕、向往渐渐地变成了妒忌。女生之间的友情有时是很微妙的,更何况是在最不稳定的青春期,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攀比与较劲的天性也会因为长期的不如意而变成一种可怕的思想。就在于珊珊的不自觉中,她开始讨厌起自己的好朋友了!她讨厌苏可馨的受欢迎,讨厌老师一有事情要托付就首先想到她,更讨厌苏可馨对她的仔细和照顾,那感觉就好象自己是个随时会死的废物一样。

  其实,于珊珊那时的心态是有些扭曲的,可她自己并不知道。她只知道不想再看到苏可馨那春风得意的笑容,不想再听老师和同学笑着说:“苏可馨,来帮我做......”,她突然很想看到苏可馨从高高在上的地方重重摔下的狼狈样。只要一想到那种情形她就会有一种让自己虚弱的心脏无法负荷的兴奋。

  说到这,于珊珊有些虚弱地停住口,抚着胸口急促地喘着气,脸色也更苍白了。其他的四人虽然很想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但看着显然是心脏有问题的于珊珊,终是不忍催促,还不免担心起她的身体来,问她是否要休息一会儿,需不需要吃药。但于珊珊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在喝了一口赵晔递过来的白开水后,歇了一会她才涩然地苦笑道:“我当时一定是被魔鬼附身了,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念头,如果我不是一念之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那今天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自从有了这种想法之后,于珊珊开始冷眼旁观,寻找着机会打击苏可馨。但当时的苏可馨并没有意识到好友心情的变化,对于于珊珊越来越多的冷嘲热讽也只是当作她因为生病而心情不好。见自己在言语上的挑衅并不能对苏可馨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反而使她更关心自己后,于珊珊却毫不领情,居然把苏可馨的好意当作因为瞧不起她而故意炫耀的装模作样。心理的天平早已倾斜的于珊珊想打击苏可馨的念头越来越让她无法控制到几近疯狂。终于,一次学校组织的旅游活动让她找到了机会。

  “什么机会?”方岚有些心寒地问着,她真的看不出来,长得这么柔弱的女孩,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心态。

  “最老套的那种,栽赃陷害!”于珊珊艰难而又苦涩得说着,说完后忍不住闭了闭眼,这件事情已经折磨她好多年了,她一直在为此而深深后悔着,后悔自己居然会这么的可怕!

  林聆他们都不说话了,听到这样的事情无法让人的心情不沉重,就算于珊珊不说,他们也猜得到,她一定是把同学因为旅游而上交的费用偷偷地放在了苏可馨的那里,其后果也可想而知。的确是很老套的做法,但却有效,因为所有人都相信眼见为实,但却不肯去轻易相信“亲眼看到的也并不一定是事实”。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沉默,迟蔚峰说了声抱歉后,走到阳台上去接听,片刻后就回来了,并伏在赵晔的耳边说了几句,只见赵晔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后,他又坐回了老位子继续等着听事情的后续。于珊珊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后又说起了往事。

  当钱在苏可馨的书包里被搜到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无辜的她完全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只能无助地望着所有的人,看着老师眼中的失望与痛心,看着同学们从不敢相信到鄙夷轻视,她就好象一个赤身裸体地站在衣冠楚楚的人群中的异类,毫无尊严地被人指手划脚地批判、指责。“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满腹委屈地哭诉着,但回答她的却是冷漠和不相信。

  学校没有报警处理,但仍是找来了她的父母,给了她处分。尽管她拼命为自己辩解,却没人愿意相信她,甚至觉得她对自己的“人赃居获”还在狡赖的行为简直就是厚颜无耻。老师对她的“不知悔改”失望到了极点,同学也把她当作病毒似的排挤,避之如蛇蝎,而父母更是不谅解她的行为,一向正义而严肃的父亲甚至用一种极其厌恶的眼光看她口口声声说她不再是他们的女儿了。

  “这一沉重的打击彻底地击垮了可馨,她再也没有往日的自信,笑容也从她脸上消失了。被摘去了所有的‘好学生’的光环,可馨越来越沉默。以前她总是被同学围着说说笑笑,但那之后,唯一和她作伴的就只有她的影子和别人那刺耳的明嘲暗讽以及那如利刃的眼神。看着可馨那灵魂仿佛被抽走的孤单落寞的背影,我却丝毫没有那种目的达到时的快感,有的只是深深的内疚与做了坏事之后的心虚与担惊受怕。我的心脏承受不住这样沉重的负荷,终于病情严重到需要住院,而在我住院期间却发生了让我彻底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事情。”

  ---时光鬼故事-ra216.com---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