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民间异闻 > 浏览文章

张御医死后除奸

2022年01月17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民间异闻
一、闻味的方子 张弼是明朝太医院的医丞,他办完了70岁大寿后,自觉老眼昏花,步履蹒跚,便向穆宗皇帝朱载垕提出了告老还乡的请求。 张弼可是太医院的宝贝,穆宗皇帝自然舍不得他走。张弼摇头说道:“万岁,太医事关重大,非年富力强者不能胜任,老臣现在眼花手抖,行动迟缓,一旦有个什么差池,那可就是误国的罪人了!”张弼当太医三十年,每日开方治病的,不是天子嫔妃,便是凤女龙孙。他往往为了一味药的增减,而苦思冥想半日,其压力之大,外人实在难以想象。 穆宗皇帝担心地说:“朕只

一、闻味的方子

张弼是明朝太医院的医丞,他办完了70岁大寿后,自觉老眼昏花,步履蹒跚,便向穆宗皇帝朱载垕提出了告老还乡的请求。

张弼可是太医院的宝贝,穆宗皇帝自然舍不得他走。张弼摇头说道:“万岁,太医事关重大,非年富力强者不能胜任,老臣现在眼花手抖,行动迟缓,一旦有个什么差池,那可就是误国的罪人了!”张弼当太医三十年,每日开方治病的,不是天子嫔妃,便是凤女龙孙。他往往为了一味药的增减,而苦思冥想半日,其压力之大,外人实在难以想象。

穆宗皇帝担心地说:“朕只怕新任的太医,医术不精呀!”

张弼在怀里一摸,取出了三个锦囊来,说:“万岁,这是老臣给您开的三个秘方,只要您在三年内按照秘方上的要求去做,老臣可保您的龙体无恙!”

穆宗皇帝接过三个锦囊一看,只见上面分别写着——今年、明年和后年六个墨字。穆宗皇帝纳闷地问:“张太医,这是什么意思?”

张弼一解释,穆宗皇帝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张弼的锦囊中,分别装着三个秘方,这三个秘方因为使用的时间不同,所以打开的次序也不一样。穆宗皇帝问道:“这个写有今年字样的锦囊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张弼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穆宗皇帝将那个锦囊打开后,他看着里面的内容,不由得“咦”了一声。只见上面写着——香橼、佛手和木瓜,将这三种闻果在御书房中一样摆十日,每一个月换三次!

香橼、佛手和木瓜又叫闻果,也就是说,别瞧这三样水果皮厚果肉酸涩难吃,但是他们的味道嗅起来,却非常好闻。

穆宗皇帝的书房中便摆放有闻果,闻果难道还能治病吗?张弼见穆宗皇帝发愣,解释道:“是药三分毒,万岁您龙体欠安,连年服药,体内极其容易形成药积,而那三样闻果经过七香汤的浸泡清洗后,所发出的药香之味,便有通七窍,消药积的作用!”

张弼在这张秘方的后面,还写着由七样带有香味的中药组成的洗汤,将那三种闻果分别放入七香汤中浸泡清洗,这种经过处理的闻果发出的香气,便有治病的效果。

张弼在给穆宗皇帝留下了三个锦囊后,就回到了诸州的老家。他刚刚坐船渡过了诸州的清水河,诸州知府牛鼐就身穿便装,领着手下人在河岸上迎了过来。

牛知府身体瘦弱,面色蜡黄,用诸州的老话讲,就是个病包子。张太医妙手回春的大名,可谓誉满京师,牛知府听说张弼告老还乡,他也想让张太医给自己看看病。

张弼被牛知府硬请上马车,然后来到了知府衙门。牛知府大摆筵席,为张弼接风。张弼酒足饭饱后,他先给牛知府切脉,牛知府看着张弼切脉后捻须不语,不安地问道:“张太医,我的病情严重吗?”

张弼正色道:“牛知府,您因为先天不足的缘故,所以自幼便体弱多病,如果我看得不错,您目前正在服用白虎八珍汤……”虽然白虎八珍汤药效对症,但牛知府因为连年累月地服药的缘故,所以体内也是发生了药积,换句话说,虽然白虎八珍汤对症,但是效果却不明显。

张弼回家心切,他提起笔来,就给牛知府写出了用七香汤浸洗香橼、佛手和木瓜这三种闻果,然后嗅香通脉,疗疴医病的药方。

牛知府手拿药方,狐疑地问:“张太医,这药方管用吗?”

张弼信心十足地道:“当今天子都在用这个方子,您说管用不管用?”

二、贪官的疯狂

张弼坐上牛知府的马车,回到了家里。张弼的老妻早就去世,他儿子张子涵已经娶妻生子,并开了一家医馆,因为医术高超的缘故,张家医馆每日都是患者盈门。

张弼回到家后,张子涵吞吞吐吐地对张弼说:“爹,您真的不应该给牛知府治病,他可是个一等一的大贪官!”

张弼久不在家,他哪里知道诸州的事情。之后出门,看着诸州城老百姓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不由得后悔异常,这个牛知府真是害他不浅!

一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天张弼正在研读一本古代的药书,就见儿子张子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说:“爹,牛知府来了!”

牛知府竟身穿便服,带着礼物,到张家医馆看张弼来了。

张弼身在诸州,也不敢公开得罪牛知府,便起身出门迎接。经过这半年的闻香治疗,牛知府一张黄脸上,已经透出了一丝的血色。牛知府拉着张弼的胳膊,一个劲地赞道:“神医,真是神医啊!”

原来牛知府初闻果药之香的时候,只觉得七窍通明,百脉舒畅,药积的毛病减轻后,他在白虎八珍汤的作用下,身体一下子好了不少。但半年之后,闻香的效果已大不如前。牛知府今日上门,就是想找张弼,让他给自己再换一个闻香的好方子。

张弼给牛知府切过脉,说:“常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久住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闻果嗅多了,也就嗅不到药香了!”张弼不想落下一个给贪官治病的坏名声,便说没有其他法子了。

牛知府见张弼推托,奸笑一声说:“张太医临出京之日,曾经给天子留下了三个锦囊,我想知道第二个锦囊中的闻香方子是什么。”张弼给当今皇帝留下三锦囊已成当时美谈,因此牛知府推知必有其他闻香的方子。

张弼假装苦苦思索,半天才遗憾地说:“时隔太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牛知府虽然满脸堆笑说不急,让张弼慢慢想,但他临走时从眼角射出的寒光,也令张弼的心中一凛。

三天后,一场祸事果然降临在张弼的头上。张子涵去给本城的赵财主看病,可是病势沉重的赵财主喝完了汤药后,就一下翘了辫子。

赵财主的儿子以庸医杀人之罪将张子涵告到了知府衙门,牛知府不由分说,派来捕快,便将张子涵绳捆索绑,下了大狱。

张弼急匆匆地来到了诸州府的大堂,他看过了张子涵开的药方后,认定药方对症,药量准确,张子涵对赵财主之死,完全可以不负责任。

赵财主的儿子眼睛瞪成了铜铃铛,他冲着张弼大叫道:“张太医,如果这张药方对症,那么我爹怎么喝下这副汤药后,就一命归西了呢?”

“如果什么病都可以被治好,那么也不会有驾崩的皇帝了。”可不论张弼跟赵财主的儿子怎么讲理,就是讲不明白。牛知府明着是要主持公道,可暗中却一心要治张子涵的罪。

张弼没有办法,只得提起笔来,将他给皇帝开出的第二个锦囊的内容写在了纸上。其实这第二张秘方的内容也不复杂,那就是先用刀子取出香橼、佛手和木瓜的果肉,然后再用九种带有香味的中草药熬成一锅九香汤,那三种闻果被九香汤浸泡清洗后,牛知府只要常嗅这三种闻果混合在一起的药果之味,他的身体便能很快地好起来。

三、除奸的御医

牛知府如法施为,他先买来那九样带有香味的中药,接着再用九香汤浸泡那三种闻果,嗅着那股混合的药果香味,八珍白虎汤的药效倍增,他的身体也好了许多。

几天之后,张弼低价将张家医馆卖掉,然后筹了一大笔银子,交给了赵财主的儿子,张子涵这才被牛知府放了出来。张弼经过这一番折腾,重病了一场,现在他倒在张家祖宅的床上,上下床都需要张子涵搀扶了。

秋去冬来,张弼病势越发沉重,他在弥留之际,将儿子张子涵叫到了床前,在儿子的耳边低声嘱咐一阵,然后两眼一闭就去世了。

张府办丧事的时候,牛知府身穿便装,还假惺惺地来张家吊唁,张弼的灵牌前,放着三个黑瓷的盘子,盘子里分别装着香橼、佛手和木瓜。可是这三种闻果散发的味道却清幽淡雅,药香袅袅,绝不是那三种果味混合后的味道。

牛知府嗅到了这种好闻的药香后,只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畅,他拜祭完张弼的灵牌,便向张子涵询问那香味的秘密。张子涵说道:“大人,这种奇异的药香之味是我父生前亲手调配的,至于调配的秘方,我也不知道!”

第二种混合的药香果味牛知府嗅了一年,最后也感觉这味道有些寡淡了,牛知府在张弼的灵前嗅到那股异香后,那诱人的味道始终在他的鼻端萦绕,可是怎么才能得到张弼神奇的第三种闻果药香的配方呢?

牛知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让管家出面,找来了几个江洋大盗,这些江洋大盗黑纱蒙面,手持利刀,半夜时分,潜进了张家。

张子涵被群贼绑了起来,然后群贼逼问他第三种闻果的秘方。张子涵面对架在妻儿脖子上的利刀,叫道:“不要伤我妻儿,配方就在我父亲的医书里!”

张弼临终之前,一直在写一本医书,医书中就有闻香的一节。群贼拿着医书,回到了知府衙门,牛知府将医书从头看到尾,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第三种药果的秘密配方。

牛知府眼珠一转,指使管家,让那几名大盗捏造罪状,齐诬张子涵便是盗贼团伙的窝主,第二天一早,诸州府的衙役便上门捉拿张子涵,可是张子涵早就领着妻儿,离开了此地!

牛知府的管家得到消息,亲自上门,经过一番搜查,最后终于在张家的药柜中,发现了一颗手指长的异形果子。牛知府虽然不认识此果,可是那奇异的香气他熟悉——这就是张弼灵前第三种闻果的异香。

牛知府翻遍了府内的药书,这种奇异的果子终于被认了出来,它竟是一种药用植物,名叫蛇果。

蛇果是一种高有七八尺的植物,生长在临省黑蟒山的半山腰,这种蛇果存世只有十几株,尽归黑蟒山下黑蟒庄的庄主所有。其气味幽香,有解瘀救弊等神效。

牛知府不惜八千两银子,将一百多枚去年秋天采摘的干蛇果全部买了过来,然后割开香橼、佛手和木瓜的果皮,将蛇果放到其中,随着那三种闻果果皮水分的滋润,干巴巴的蛇果终于开始散发出一种奇妙的药香。

就在牛知府利用蛇果嗅香治病的时候,一个手捧圣旨的太监气势汹汹地来到了诸州城。

今年开春,穆宗皇帝打开了第三个锦囊,里面的内容便是如何利用蛇果的药香治病,可是太监拿着圣旨,来到黑蟒山收购蛇果的时候,他才知道,蛇果竟都被牛知府高价买走了。

牛知府看罢皇帝需要蛇果治病的圣旨,吓得魂飞天外,现在他手里的蛇果,只剩下五枚,这区区五枚蛇果,怎么够给皇帝闻香治病呢?

太监拿着剩下的几枚蛇果回到了京城。穆宗皇帝得报,当即命三法司立案,调查牛知府花了八千两银子购买蛇果之事。

牛知府年俸不到一千两,他当官不到五年,即使不吃不喝,也不可能积攒八千两银子,随着三法司调查展开,牛知府这个大贪官现出了原形,最后被朝廷法办了!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张弼墓前不知道是谁种上了两株蛇果,如今它们长得都有人高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燕子斗蛤蟆

    一天,蛤蟆在北河里洗澡,飞来一只燕子,翅膀在水上一沾一沾的,嘴里不停地唱着。 蛤蟆非常羡慕,也非常嫉妒,就开玩笑地说:“燕子兄弟,这两天怪好吧?”燕子一看是蛤蟆傍他说话,就没理它。蛤蟆有点烦了:“怎么,你看不起人?你觉得我穿的破,身上有补丁?那也比你的好。你们虽然穿得好,黑绸子黑缎子的,一家人住一...
    民间异闻 2022.02.17 45
  • 懒汉嫁嫂

    有个懒汉,父母在世时,总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了玩,到十五、六岁,就沾染上了打牌赌博。父亲骂、娘就怂,他更加放肆。父母死后,他和哥哥分了家,每人分得三百石和田,哥哥讨了亲,勤俭节朴过日子。他也讨了亲,但仍是嫖赌逍遥,不到两年,三百石禾田卖个精打光,瓦房也卖给了别人,两口子住在一间草屋里。老婆三...
    民间异闻 2022.02.18 31
  • 牛鬼

    牛,一种很常见的家畜。尤其在农村,我记得我小时候基本上家家都有。干嘛用?耕种用。所以也称之为耕牛。皮肤黑黑的,怕热,喜欢下河游泳,所以又称之为水牛。我们村的水牛之多,在周围十里八村算是有名的。记得有一年还有哪个台的记者专程在夏天的时候赶到我们村,为的就是给拴在我们村池塘里的水牛进行拍照。...
    民间异闻 2023.10.08 0
  • 记鬼录

    (一)李三东沟遇鬼记梅村的东面是一条深近二丈的沟,沟名叫夜呼沟,沟上有一座仅容平板车通过的小石桥。沟名来源是由于晚上常有人听到沟内有凄惨的哭声及呼声……一般人在晚上是不会从桥上走的……这是梅村李三的亲身经历……李三是村里的干部,经常到邻村的支书家里去汇报工作。一天支书留李三在家里吃晚饭...
    民间异闻 2023.07.05 105
  • 南苍山尸影

    一南苍山位于湘西境内,草木茂盛、怪石嶙峋。这里曾经是军事禁区,几个驴友相约来到这里猎奇。他们来自一个QQ群,为首的就是群主狼王。他们三男三女,分别来自六个省。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他们在网上神交已久,彼此并无陌生感。经过一整天的跋涉,一行人在日落时分抵达了山腰上被军队遗弃的哨所。哨所规模很小,...
    民间异闻 2024.01.15 0
发布评论